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起點-第一章 意外意外意外推薦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江岸边的风,总是清凉的。
天边的晚霞,灿烂的像火在燃烧。
月亮早早爬上了云头,只待夜幕降临。
不过,江面上已经亮起了点点如繁星般的渔火。
远远地,幽灵马车伴着“叠叠”马蹄声,缓行而来。
如此美丽的景色,让任以诚不忍走得太快。
在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前,幽灵马车驶进了城门。
此地位处东南。
熟悉的口音,熟悉的城市,任以诚恍惚以为自己马上就要看到宝芝林了。
但从街上行人的穿着打扮看来,显然并不是这样。
依照任以诚这些年来的经验,眼下这片江山的主人,多半是姓朱的。
幽灵马车奇特的型制,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
任以诚本着初来乍到,低调做人的原则,用术法掩去了骷髅马的本来面目,不然引来的就不是好奇,而是恐慌了。
片刻后。
马车停在了一家‘如意客栈’门前。
“客官,您里边请,上房还有空余。”
伙计操着一口官话,殷勤迎了出来,迎来送往,阅人无数的他,一眼就能看出什么样的人是贵客。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住店,而不是吃饭呢?”任以诚下了马车,向店里走去,随口闲聊了起来。
伙计嘿嘿一笑:“您瞅这天色可是不早了。
再说咱们这地界儿,别的不多,美食可是一等一的,您要是单为了吃饭,那选择可就多了去了。
不过您也放心,咱们店里大师傅的手艺,绝对是远近闻名,肯定让您满意。”
说话间,两人已进了大堂,里面沸沸扬扬的几乎客满。
有几桌的客人手边放着兵刃,推杯换盏,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江湖气十足。
不过水平不高就是了。
靠窗的位置上还有张空桌,任以诚坐了下来,顺手抛了锭银子给伙计。
“要是不满意,我就拿你是问,给我准备几个下酒菜,一间上房,之后再烧一桶洗澡水。”
有道是穷家富路。
出门在外,任以诚向来不愿亏待自己,所以在离开中华阁的时候,他可是带足了真金白银,倒也不差钱。
“您稍等。”伙计应声去了。
不多时,酒菜陆续上齐。
事实证明,这伙计的确没有吹牛,大师傅的手艺也果然不错。
百花鸡、鼎湖上素、白灼螺片,还有一盅看不出来是什么食材的肉羹,但任以诚尝出了里边有蛇肉。
放下筷子,他端起酒壶,看着窗外往来的行人,自斟自饮。
“几位,最近江湖上又出了件大事儿,你们都听说了没有?”声音是从旁边其中一桌放着兵刃的客人那里传过来的。
任以诚眉头一挑,暗自开始留心。
一般这种话头,就意味着有故事听。
另一道声音随即传来。
“你是说那个在短短一个月内,连做几十件大案,绣瞎了镇远镖局总镖头常漫天,华玉轩主人华一帆,还有东南王府大总管江重威的绣花大盗吧。
这事早就传遍江湖了,王府被盗走了十八斛明珠,王爷为此悬赏十万两,连六扇门前任总捕头都出动了。”
“何止啊,我还听说,陆小凤也在查这件事……”
听到这里,任以诚捻着酒杯的手不由顿了顿,心中惊讶的同时,又感到有些疑惑。
“奇怪了!我怎么跑这儿来了?没道理呀……”
这片江湖,有潇洒不羁的浪子,有温润如玉的瞎子,有玩世不恭的神偷,还有剑神和剑仙并立于世。
若是放在两三年前来到这里,任以诚一定会非常开心。
可如今他连帝释天这种长生不死的存在都见识过了,此刻再回过头来,委实是有些提不起兴致。
吃过晚饭。
回到客房,舒服的洗了个澡后,任以诚因为疑惑未解,不免有些心烦意乱,更无心睡觉练功。
他索性又要了壶酒,翻窗上了房顶,默默寻找答案。
月上中天。
原本喧闹的街头随着加深的夜色,渐渐安静了下来。
正思忖间,任以诚耳中突然听到远处有人说话。
“老子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标志的姑娘,想想都要流口水,只可惜,没咱们弟兄的份儿!”
“更可惜的是这么漂亮的美人,落在那个人的手里,恐怕没几天好活了。”
这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听着他们交谈的内容,让任以诚心中若有所思,旋即就见他霍然起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掠空而去。
大约一里之外的一处小巷子里。
月光下。
赫见两名壮汉手里抬着一个大箱子,正往巷子深处走去。
微风卷过。
任以诚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头顶的屋檐上。
两人丝毫不觉有异。
在他的注视下,自顾自将箱子送到了巷底的一扇小门里,然后很快出来,匆匆离去。
小门的后面,是一间不大的院子。
任以诚飘身而下。
只见这院子虽然不大,但内中花木扶疏,一枝一叶都经过刻意经营,看起来别具匠心。
在花木的深处,立着两间小屋。
任谁也想不到,在这城中陋巷里,竟然藏着这样一个精致的地方。
屋中亮起了烛光。
寻了个隐蔽的地方,任以诚敛去了身形与气息,让自己消失在黑暗中。
从他的角度,透过窗户的缝隙,正好能看到里边的情形。
一个容貌很英俊的男人,抱着一个女人放在了床上,然后就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似是在欣赏她的美丽。
这男人极有耐性和闲情,一坐就是小半个时辰。
突然,嘤咛一声。
女人皱了皱眉头,醒了过来,当她看清男人的面容时,茫然的神色瞬间变得阴沉,冷若寒霜。
“金九龄,是你?你想做什么?”
“怎么样薛冰?我猜你现在一定很意外。”金九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哼!陆小凤真是交得好朋友。”薛冰也笑了,笑的很讽刺。
“呵呵,陆小凤自以为聪明绝顶,这次还不是被我牵着鼻子走,耍的团团转。”金九龄不禁有些得意。
薛冰凝声道:“你确实很聪明,不但是陆小凤,整个江湖的人都被你给骗了,因为你,就是那个绣花大盗。”
金九龄道:“你也很聪明,难怪陆小凤这么喜欢你,不过可惜,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发现这个秘密了。”
薛冰冷笑道:“当然,因为你已经找到了替罪羊,你要把事情都嫁祸给红鞋子,嫁祸给公孙大娘。”
金九龄诧异道:“你竟然知道红鞋子?”
薛冰不屑道:“但你却不知道,我也是红鞋子的人,只不过我是新加入的,除了大娘之外,其他的姐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金九龄拍了拍手,大笑道:“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陆小凤恐怕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很快公孙大娘又要再找人来替补你了,当然,前提是她能不被陆小凤抓到。”
薛冰讶异道:“你似乎很相信陆小凤?”
金九龄叹了口气道:“想我师兄苦瓜大师,武当木道人,还有白云城主叶孤城,这些武林名宿哪个不是眼高于顶,却全都对他赞赏有加。
我虽然讨厌他,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厉害。”
薛冰咬牙道:“既然如此,难道你就不怕他抓到你的破绽?”
金九龄道:“所以我才要把你抓来,只要你出了事,陆小凤和红鞋子就必定势成水火。
他会按照我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直到他抓到你的那群好姐妹,替你报仇,谁叫他那么喜欢你。
而且,我已有了绝对的把我,就算他真的发下了真相,也奈何不了我。”
“无耻!”薛冰气的脸色通红,胸膛不断起伏。
“其实我是真舍不得对你动手,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本该多留你几天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也只能忍痛了,唉!”
金九龄满是惋惜的长叹一声,然后将手伸向了薛冰那莹白如玉的脖颈。
忽然间。
薛冰动了,右手闪电般的一掌,直取胸膛。
砰!
金九龄猝不及防,当即中招被击飞出去,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薛冰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俏丽的双眸注视着金九龄。
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金九陵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一只跳梁小丑。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止是他难以置信,就连屋外的任以诚,亦深感匪夷所思。
这剧情的走向跟他印象中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