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七九八章 名聲換金山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晚上六点半。
八区建设集团副总裁,八区利丰银行副行长,燕北工业银行行长,等十几名资本大佬,齐聚蜀中第一楼的顶层餐厅。
众人落座不到两分钟,秦禹就带着老李,徐岩,老齐,阮家人,老猫,朱伟等一众政务口官员走了进来。
“哎呦,东家到了!”顾言立即起身,笑着说道:“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不好意思哈,让诸位久等了。”秦禹满面笑意地迎过来,开始与在场众人寒暄。
有顾言牵头,再加上屋内有不少人,秦禹是在八区见过的,所以众人很快就混了个脸熟,寒暄着纷纷落座。
门口处,小丧关上门,冲着服务经理说道:“可以上菜了。”
今日宴会,主要是以接待,联络感情为主的,所以大家都比较放松,各自三五成群地聊着,交换着联系方式。
酒菜上桌后,秦禹亲自提起了一杯,笑着说道:“今日到场的,全是财神爷啊!啥也不说了,川府未来的发展,就靠诸位帮衬了。我代表川府政务机关,部队,以及数千万民众,欢迎大家的到来!”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七九八章 名聲換金山
众人闻声起身,纷纷说着客套话,与秦禹喝了第一杯酒。
开场白整完后,顾言立马拉着八区建设集团副总裁说道:“赵煜叔,我跟你说,秦禹可不光是我同学,还是我的生死之交。我们在南沪的时候,那真是一块扛过枪,一块挨过揍……有一回,我俩差一点就死在了南沪码头那。这种感情……可跟政治交情不一样,你懂得。”
“是,我听说过你们的事儿,哈哈!”赵煜是一位五十上下的中年,比秦禹他们大不少,但本人保养得很好,梳着小背头,穿着讲究的西装,看着有点像中老年渣男。
“赵煜叔,以后川府还得指着您多帮衬啊。”秦禹立马倒酒。
“自己人,不用这么喝。”赵煜拦了秦禹一下:“顾言说你身体不太好,咱们意思意思就得了。”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七九八章 名聲換金山分享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九八章 名聲換金山分享
“那不行啊,这酒桌上的规矩……。”
“哪有那么多规矩。”赵煜坚持着说道:“我不是很爱喝酒,更不愿意劝别人酒,咱们坐下聊会天。”
“呵呵,那行吧。”秦禹放下了酒杯。
“秦师长,来川府投资这个事儿,其实顾言不牵头,我们也挺有兴趣的。”赵煜非常会聊天:“你的部队到了之后,川府短时间内就完成了一统,现在又搞了政务机构,那对资本来说,这里就是百废待兴的腾飞之地啊,呵呵!”
顾言闻声立即撇了撇嘴:“赵煜叔,你要这么说,那我可在秦老黑这儿卖不了人情了啊!”
“哈哈,你俩不是扛过枪,挨过揍吗?资本冲谁来的,那不都一样嘛!”赵煜打了个哈哈,插手又冲秦禹说道:“我别的地方不要,你把重都、远山两地未来主城区改造、建造的活儿,全部给我,我就给你批至少十个亿的贷款。你啥都不用质押,我按照最低利率给你拨款……啥时候咱川府的经济缓过来了,你啥时候还我。”
“看没看见,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动不动就十个亿,吓人啊。”顾言暗捧了对方一句。
“我跟你说实话,赵煜叔。”秦禹苦笑着回道:“咱重都和远山的主城区,确实要改造,也要新建一些基础设施,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税收政策还没有完全推行下去,经济方面只出不进,所以这种基础项目,可能要等好几年才能干。”
“这都不是事儿。”赵煜摆手回道:“咱们就先签战略合作协议,和委托承建合同。哈哈,有你川府王这个名头,我也不怕你拿钱跑了。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建设基础设施了,我马上在这儿搞个三十层的大厦,专门派团队对接川府。”
秦禹闻声立即抱拳:“谢谢了,赵煜叔。”
“哎呦,私下接触,你们叫我哥就行。”赵煜笑着回道:“人可靠,钱永远不是问题。小禹,我真的看好你们川府,这个地方……只要路子走对了,那是真的能飞起来的。”
“哎呦,老赵,你这业务能力可以啊,趁我们喝酒的功夫,都把事儿谈完了?”八区利丰银行的副行长,端着酒杯走过来,挺着个大肚子冲秦禹说道:“来吧,秦师长,干一杯。”
“哎,好。”秦禹立即起身。
“我冒昧地叫你一句秦老弟,”胖子行长脸颊红晕的冲秦禹低声说道:“有顾系担保,有你川府独立师的名声在这儿,抵押什么的都不重要。今天咱就吃饭聊天,不谈细节,明天开小会,老哥绝对捧你就完了。有大区财团介入,你只要不搞什么军工科技产业,傻乎乎的烧银子,那我们几个肯定就能把你经济困境给解决掉。”
秦禹立即点头:“王行长啊,你真是我亲哥啊。不瞒你说,这个经济问题真的是……!”
“哈哈,来,喝酒,喝酒!”
有顾言牵头,有川府独立第一师的统治力在这儿摆着,找钱的事儿就相对变得容易了一些。
川府的基础设施太差了,但是民众却一点不比大区少,那一旦这个地方滚雪球式的发展起来,就真的遍地都是黄金。所以这帮人对注资川府,都并不抗拒,尤其是在川府打下九江之后,这种态度就变得更为明显了。
酒席宴上气氛愉悦,秦禹,老猫,老李等人,为了陪好这帮家伙,都没少喝。
就在宴席快要结束的时候,小丧突然跑了上来,低声冲秦禹说道:“师长,你……!”
秦禹听完小丧的话,立马推门下了楼,快步来到了酒店外面。
“他在哪儿呢?”
“嘭!”
秦禹刚要冲小丧问话,左侧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呼啦啦!”
车内、门口处的警卫,立即持枪跑了出来。
秦禹身边是有小丧的,但后者见到那个人影打自己的师长,却犹豫了一下,没有动。
秦禹甩了甩脑袋,扭头看向了左侧。
“嘭!”
又是一拳打了过来,秦禹踉跄着退后了三步。
“别动!”
士兵们全部举枪。
“都他妈给我滚!!!”人影指着士兵们吼了一句,抬拳再次打向秦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