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六十二章 京城保衛戰,又見於少保!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和朱棣预料的一样。
纪纲这一次趁着夜色发动的暴乱,策划非常的详细全面,锦衣卫数千人,加上他之前隐藏在京畿周边州府的人马,一共一万三千余人。
进攻皇城的一万人,其余三千人则分散在全城各地。
这三千人做的事情也很重要,分成数十个小组,每一个组负责一位中高级武将的府邸,以确保这些武将不能在最快的时间赶到京营各卫驻地。
京营群龙无首,那么就无法迅速组织有效的驰援,这会给纪纲带来更多的时间,以便拿下皇宫。
而纪纲又重点照顾黄府。
围困进攻黄昏府邸的人手至少有两百之数,在纪纲看来两百人够了,哪怕黄府有十二个西域妖姬也无法抵挡,黄昏再狡猾,这一次也必死无疑。
当然纪纲也没有忘记另外两个重要的人物。
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
既然是造反,既然想登基,那么就必须将朱家天室杀光,要不然勤王的人随便扶持一个朱家人,就能不断的进攻京畿。
当然,就算纪纲杀光了京畿的朱家人,地方的军队也会随便拥护一位朱家的藩王前来勤王。
但若是京畿没有朱家人,只要纪纲彻底掌控五军都督府,他的叛军就能军心大振,而如果京城之中还有朱家人,就算纪纲掌控了五军都督府,军心也不会安定。
所以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个人也陷入了苦战。
这是正儿八经的历史,不是武侠玄幻,所以说也没有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千人敌,朱高煦和朱高燧虽然也是沙场猛将,但他们尚未就藩,身边没有藩王护卫,只有王府护卫。
可王府护卫那点人根本无济于事。
朱高煦浑身是血站在院子里,耳边听见周围一些权贵府邸传来的喊杀之声,心中暗暗苦涩,纪纲真的是疯了。
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真的要等纪纲杀进皇宫将父皇和太子斩于马下的时候,自己再去驰援吗?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
如果纪纲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只要自己能在事后平定纪纲,大明的天子皇位非自己莫属,老三他拿头和我抢。
但事情往往有个但是。
朱高煦不敢小看父皇,就算纪纲的暴乱准备的再充分,父皇也绝对不会没有一丁点的提防,所以纪纲造反大概率是以卵击石。
如果自己真循着之前那种想法迟迟前往支援,那么这昭然若揭的心思在父皇眼中将披露无疑,到时候又如何在父皇面前自处。
又如何再和太子争夺江山天下。
一念即此,朱高煦急了。
对身边的心腹道:“纪纲造反,我等共诛杀之,如今他以少量兵力为困我等,想必起大部分兵力在进攻皇城,天子危机,我等不能在此耽误时间,尔等好汉儿郎助我突破敌人的围困,前往皇城支援父皇,事后我必重赏,哪怕是王位共坐之,本王亦意欣然。”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朱高煦开始突围,不要命的突围,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去晚了,那么他失去的不仅是父皇的信任,还有他存在着一丁点希望的江山天下。
同样的还有朱高燧。
朱高燧并不笨,他也和朱高煦的想法一样,知道此刻若是再不去支援父皇,那么他这个最被父皇宠溺的王爷恐怕也再无希望。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六十二章 京城保衛戰,又見於少保!相伴
京畿城内处处见风烟。
精彩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txt-第八百六十二章 京城保衛戰,又見於少保!分享
这一夜大明百姓彻夜不眠,心惊胆颤,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京畿内起了战火。
同样的画面出现在五军都督府和京营各大武将的府邸内,几乎所有的武将都在承受纪纲叛兵的围攻,在无法突破围攻之前,这些人谁都没办法赶到京营驻地领兵起支援皇宫。
而京营驻地的士卒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兵符,没有将军带领,他们只能按兵不动,惶惶然地望着处处火光,不知该怎么办好。
不得不说,纪纲这一手相当高明。
黄府主院内。
黄昏负手站在台阶前,主院的院墙前面,十二妖姬和阿如温查斯拼死而战,十二个女子全副武装,不断的斩杀妄图翻过围墙前来取黄昏头颅的叛兵。
但形势并不见好。
在黄昏的身后,徐妙锦、娑秋娜和权氏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以及吴与弼、吴浦一家人,全部站立在书房的门口望着外面的火光,心里坠坠不安,他们只能选择相信黄昏。
黄昏看到身边的何贵,“你们的人大概还要多久才能过来帮忙?”
何贵握紧了手中的刀,沉声说道:“估摸着还得要一刻钟左右,毕竟我们平日活动的地方距离你府邸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
黄昏叹气,“按照这个情况,南镇抚司咱们不能奢望了。”
何贵问道:“大官人,你的蚍蜉义从呢?”
进攻黄府的叛兵约摸两百人左右,如果自己的七八十号人赶到,再加上黄昏那五十人的蚍蜉义从,还是有一战之力。
至少也能保护黄昏。
黄昏微微摇头,“不用奢望他们,年前我给了他们意思,无论京畿发生什么事情,都以时代银行的金库为第一要务,所以他们肯定会死守金库,不会来支援。”
如果蚍蜉义从能反应过来前来支援的话,别说纪纲叛军有两百人,就算他们有五百人,只有五十人的蚍蜉义从打他们也是有如土鸡瓦狗。
不是黄昏自大,而是对蚍蜉义从有这个信心。
但是现在的局势非常严峻,黄昏不知道纪纲有多少人进攻皇城,如果让纪纲得逞,那么今天自己也必死无疑。
因为纪纲进攻皇城失败,那么再垂死挣扎,他最后的目的地肯定是自己这里,他一定会用所有兵力全力进攻黄府。
所以黄府这点力量完全不够,还需要更多的人。
可是南镇抚司的赛哈智和刘明风等人应该也在被叛军围攻,无法去率领南镇抚司的缇骑前来,而且就算他们反应过来,南镇抚司也应该是去皇城支援朱棣,而不是第一时间过来保护自己。
换句话说,自己可以依仗的力量就只有何贵的七八十人。
以及不会被自己的命令所禁锢的蚍蜉义从五十人。
此刻娑秋娜率领的西域妖姬和阿如温查斯已经有渐渐不支的迹象,也许再有一刻时辰,黄府就会被叛兵攻陷,到时候自己一家老小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黄昏沉默了。
这是他来到大明以来最大的危机。
……
……
京畿处处起烽烟,但有一些府邸例外,大部分读书人出身的朝堂要员的府邸,只有少量的叛兵,也不进攻,就是让这些大臣们无法出门。
鸡笼山附近的国子监外面,有一座很是普通的小院子,此刻院门口有一个年轻的读书人站着,看着处处烽烟,思绪翻转。
恰好又有一人抹黑前来,是一位年轻的青年。
明教圣女方娇的儿子刘宁然。
他看见门口站着的年轻人大声道:“廷益,现在是什么个状况,为什么京畿之中会出现叛变?我前来找你的路上,看见那些权贵武将的府邸门外都有叛兵围攻,是谁叛乱了?”
廷益,是于谦的字。
看着满城烟陷入沉思的青年正是于谦,和前来找他的刘宁然是至交好友,两人如今也在京畿之中并称为太学双璧。
看见刘宁然前来,于谦大喜,急声道:“根据年末发生的事情推断,这一次的叛乱应该是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垂死挣扎,想要用命搏一条活路。”
刘宁然疾声道:“现在局势不容乐观。”
于谦问道:“你确定京畿之中那些权贵武将的府邸都被叛兵围困住了,如此说来的话,京营那边没办法支援皇宫,如果陛下没有提前准备的话,随着时间推移,只怕会被纪纲得逞。”
刘宁然脸色一白:“那怎么办?”
于谦沉默了一阵,“没有兵符,也没有武将率领,那么京营那些群龙无首的士卒也不会全去支援皇宫,这个时候京营需要有人领导。”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八百六十二章 京城保衛戰,又見於少保!相伴
刘宁然想了想,“朝中文臣为什么不去?”
于谦摇头:“恐怕出不了门,纪纲肯定提防着这一招,所以此刻京畿之中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无法出门。而纪纲只需要拖住时间,攻下皇城杀陛下,如果他再杀了汉王赵王和太子,他就算不能登基也能够彻底掌控京畿,这样以来,大明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
停顿了一下,于谦轻声说道:“关键点在于京营。”
刘宁然一身浩气,“我和我母亲能有今日,皆是我大明陛下仁慈,廷益,我记得黄昏的夫人徐妙锦说过一句话,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我等读书人在此时刻理应挺身而出!”
于谦哈哈一笑,“我正有此意,我们去京营驻地!”
黑暗中,两个年轻读书人联袂而去,恍然之间,人间光明绽放。
书生意气,挥斥长空。
大明天下,又见于少保!
……
……
承天门,纪纲手按绣春刀,望着久攻不下的承天门,面色焦急,虽然进攻皇城的只有一万人,对羽林前后卫有着兵力优势,但羽林前后卫占据着地利组织有效反抗,一时之间也难以拿下承天门。
进不去承天门就杀不了朱棣。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攻破承天门是无可更改的事情,何况自己在内宫之中还安排了刺客和杀手,只要他们得逞,朱棣和太子当场身死的话,就那些内侍和拖着病秧子身体的徐皇后,谁也无法阻挡大军,那么就能更顺利的攻下皇城内宫。
但是需要时间。
纪纲不知道自己留在城内的那三千人能否坚持多久,如果他们能一直困住京城之中所有的权贵武将,还有朝堂要员文臣,那么自己就有更多的时间。
只要杀了朱棣和太子,再调转兵锋,那么京城大局将尽在掌控之中,届时朱高煦和朱高燧,以及黄昏也是必死无疑。
时间,还是时间,要命的时间。
纪纲想到这里,有些沉不住气,将李春唤过来,下令,“我们不能再拖延时间了,全力进攻承天门,一定要在小半个时辰之内攻破城门,告诉儿郎们,只要杀了朱棣,皇宫内的金银财宝随便拿,除了徐皇后之外的其他妃嫔,他们都可以随意玩弄!”
只要破开城门,那么就能兵锋直指乾清宫。
有金银财宝和天子偌大后宫美女的诱惑,叛兵的攻势越发猛烈。
乾清宫中,朱棣坐在黑暗之中,太子站在一旁,康宁拱卫着朱棣,房间里很是安静,也不知过了多久,李谦匆匆进来,“陛下,没有时间了,纪纲的叛兵攻势越发猛烈,最多再有一刻钟,承天门便会守不住了。”
朱棣叹了口气,“赵王和汉王还没有来支援吗?”
有些寒心。
这两个儿子果然盼着自己和太子死在这一次叛乱之中,他们才好登基为帝。
朱高炽心中一颤,他虽然是太子,而且也害怕两个兄弟和他争夺皇位,但他毕竟是仁厚的明仁宗,他很念手足之情。
果断跪下,“父皇,不要责怪二弟和三弟,纪纲这一次叛乱准备充足,想必他早就料到二弟和三弟会来支援,所以他也一定派了人去阻拦二弟和三弟,他们一时之间难以来支援,也是情理的事情。”
朱棣讶然,“老大,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朱高炽沉默了一阵,“父皇,儿臣知道,如果儿臣不为二弟和三弟说情的话,那么他们今后就再没有和儿臣争夺皇位的希望,但是父皇,儿臣首先是你的儿子,其次是二弟和三弟的大哥,长兄如父,儿臣无论如何兄也忍心看着二弟和三弟因为这无妄之灾而被父皇冷漠,毕竟我们终究是一家人。”
内侍康宁听得热泪盈眶。
啪的一声也跪下了,“陛下,奴婢也认为太子殿下说的对,你们毕竟是一家人,汉王和赵王殿下不能及时前来支援,想必是被纪纲的人绊住了。”
朱棣叹了口气,“一群废材,还是得让老子来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缓缓起身,“取朕的剑来。”
朕要亲自上皇城,击退纪纲的叛兵。
我是谁?
我是朱棣。
是仗剑骑马打得漠北铁骑抱头鼠串的永乐大帝,我朱棣会惧怕怕你区区一个纪纲?
沙场之上,我朱棣就是无敌的存在,谁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康宁大惊,“陛下,太冒险了,让李大监去吧。”
朱棣哈哈一笑,“不用担心,朕早有准备,李谦,你现在去羽林后卫驻地找林东来,告诉他,是神机营出击的时候了。”
李谦笑道:“遵旨!”
说完出门而去。
朱高炽大喜过望,他做梦也没想到,父皇竟然在皇城内安置了神机营,为何以前没有听到一丁点的风声?
朱棣在康宁的帮助下披甲挂剑,刚准备出门,却见刚出去的李谦去而复返,大笑着说:“陛下,援兵来了!”
朱棣心里多少好受了些,“是老二还是老三?”
李谦微微摇头,“都不是,是金吾后卫和金吾前卫,不过带领士卒前来支援的并不是金吾前后卫的指挥使,而是两位读书人。”
朱棣很少意外,“两位读书人,谁?”
李谦呵呵一笑,“陛下应该听过这两个人,其中一人是明教圣女方娇的儿子刘宁然,另一位,是钱塘于家埭的于谦。”
这两人也并称为太学双璧。
朱棣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我大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两位读书人当得起这太学双璧的赞誉,朕心甚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