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txt-第四百零五章變種人,明日香在休伯利安號和魔神不是神鑒賞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小說推薦某不科學的機械師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还没写完……这四天是最后的加班机会了啊……大概一小时多写完)
“定时报告,统合部全境内无异常事件,新统合政府战后重建工作顺利进行中,高达UC2号宇宙,在高达UC1号宇宙的武装介入下,第一次新吉翁战争草草收场,现在正在组织战后重建工作和外宇宙探查计划。”
“星球大战宇宙决战倒计时再测定,先前的测定的决战时间有误差,现在,遇战疯人的超大型主力舰根本无法突破银河系外围的空间乱流。根据银河共和国的相关学者的研究,以现在的空间乱流的消散速度,遇战疯人起码还需要30年以上才能突破空间乱流。”
“流浪地球宇宙,“再教育”作战进度正常,但是古一法师和奥丁已经回归,他们的部下还在这边进行压制作战。现在,银河系范围内60%的面积已经被清扫,“熊孩子”文明认错态度良好,他们表示已经充分的认识到了宇宙中真善美的存在,也认识到了看到冒头的文明就打一发的“黑暗森林”宇宙体系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了。”
“……神特么再教育……”伊安不得不承认,这边的古一也是个起名鬼才。
“诺诺小姐回信,钢巴斯塔军团已经出动,虽然是平行宇宙的样子,但是她的军团会接手那边的事务的,在平息宇宙怪兽造成的骚乱后,他们可以自行选择和我们双方建交。后附帕德梅·阿米达拉部长的评价,暂时不建议和那边的地球帝国和天狼星联盟建交,那边的氛围比较……亢奋。”
“标记出来,让外交部及时跟进评价。”
“以下是MACROSS7舰团上传到统合部的公共网络的情报,发现小型天然虫洞,尺寸很小,直接通向附近的异世界。是巴萨拉从宇宙鲸鱼的思念中发现的……
一只宇宙鲸鱼的孩子穿过了那个虫洞,再也没有回来,巴萨拉根据鲸鱼记忆中的场景,查询的海量的资料,找到了那一片宙域。”
“新统合军发射了从统合部这边进口的跨世界探测器,但是至今都没有回信。”
“没有回信?”伊安一歪头。外贸型跨世界探测器虽然性能一般,但是也不至于好几天都没回信啊,难不成是直接一头撞进类似黑洞里这种极端情况吗?
“另外,还有一点,从很久以前就探测到的一条被严重扭曲的信号突然能被解读了……在用了最新的新统合军加密方式之后……”
“……内容?”
“宇宙环境无异常,发现宇宙鲸鱼的尸体,已经死亡,发现类太阳系的星系,暂时认定为平行宇宙。”
“那条信息是什么时候接受到的?”
“从两年多前开始…”
“那么久远的吗?”
“其实应该是更久远的……这一套跨宇宙信号接收装置是不到三年前列装的。在这套系统在测试的时候就已经接收到了这个信号。但是因为这种加密太过复杂导致就算是我们也无法对这条信息进行解读。”
“这种加密模式……”伊安看着这一套不规律套娃似的加密方法。“是为了避免目标宇宙被暴露吗?”
新统合军在被杰特拉帝人逼到最紧急的情况的时候,也实行过类似“科尔协议”的行动方针,即所有的统合军(新统合军)舰船都必须确保杰特拉帝基干舰队不会发现地球。统合军(新统合军)舰船在被迫执行空间跳跃或者撤退时,必须远离地球,即使不做计算就进行盲跳也在所不惜。在不可能执行盲跳时,如果存在被俘的危险,舰长必须下令自毁舰船。
另外,在涉及有关任何殖民星的坐标的通讯的时候,任何新统合军舰都有义务且必须使用超复杂的加密模式,即,不可能被破解的加密方法。
“没错,这种跨越宇宙的联络方式,相当于在当前宇宙的信息逸散中加上一条坐标广播。很可能被有心人,尤其是类似那种“遇事不决先打一发”的人发现,并加以利用,进而摧毁被我们发现的文明。这会让我们非常被动。”
“嗯,这很好。那么,坐标确认了吗?”伊安点点头,自己还真忽略了这点。
“现在新成立的黑暗天使战团在密涅瓦·扎比战团长的带领下前往调查,一个小队的“大剑”陪同,作为紧急时刻的高级单兵战力和任务评价人员进行跟随。”
“新成立的?”
“嗯,在两个高大UC宇宙打起来的时候,我们的人突袭了提坦斯的新人类研究所,接过来差不多一万五千名人造新人类和无家可归的“试验品”。另外还有接近三万名当地政府无力照看的战争孤儿,这些孩子们中比较年长的那一批已经完成了标准的身体改造,学校判断他们已经可以独立成人,这次的调查行动就是“死亡天使”的第一次成人礼。”
“知道了。”
“其他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汇报完毕。”
“嗯,辛苦了。”
关掉屏幕,伊安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比以往早了5个小时,又看了看其他的工作进度。
竟然累计下来在2个小时之内竟然能结束?
算清楚时间的伊安,嘿嘿一笑,赶紧加油肝出来,肝完了就能出去浪了~
肝完了工作和计划,伊安溜溜达达的离开了阿纳海姆大楼,第二次踏上纽约街头。
“喂!把钱交出来。”在某个路口,伊安被一把小刀抵住后腰。
“嗯?”伊安懵逼的回头。“没带钱包。”
“我不信!把口袋都翻出来给我看!”
伊安照做了。
“这不是手机吗?给我!”
“这个不能给。”
“少啰嗦!”然后就一刀捅了上来。
“……真捅啊?”小刀并没有捅破皮……
伊安攥住这个人的手,夺过小刀,捏成球,扔到一边。
然后拎着这个人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
附近正在巡逻的警察看到了,连忙赶了过来,手按在腰的枪上,缓慢的接近。
“先生你请不要激动,发生了什么?请把那个男人放下,慢慢转过身来。双手放在我看的到的地方。”
“我是阿纳海姆的CEO,这个人正在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CEO自己一个人瞎溜达还被小混混抢劫?扯什么犊子呢?
“喂……你看……”一个警察看到了被团成一团的匕首。
“那是你干的吗?”
“嗯,我废掉了抢劫者的武器。”伊安瞅了一眼那个匕首。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線上看-第四百零五章變種人,明日香在休伯利安號和魔神不是神看書
“双手高举趴到地上!我怀疑你是变种人滥用能力迫害那位无辜的先生!立刻趴下!”
“……”哦艹,忘了这边是变种人被迫害的世界观来着……
“我再说一遍!趴下!”
伊安一招手,把这群警察的枪用原力都吸了过来。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好吵闹啊……”伊安看那些警察的表情不像害怕,反而更像亢奋?
“喂?尼克弗瑞局长吗?我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你帮忙解决下。”
“哦?伊安·瓦斯提先生也会有需要我这种凡人才能解决的问题吗?”尼克弗瑞语气饱含笑意。
“被纽约警察当成变种人了,非要我趴下。他们也是职责所在,我也懒得追究啥。”
“涉及变种人的话,这事不好解决啊……”
“我手头有一个全球一小时QRF(全速反应部队)方案,我寻思你这种放眼全球安全的机构应该会比较感兴趣。”
“妥了,稍等。我去安排。”
“切……资本主义。”伊安挂断电话。
“哼,资本家……”尼克弗瑞同样撇撇嘴。
关掉屏幕,伊安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比以往早了5个小时,又看了看其他的工作进度。
竟然累计下来在2个小时之内竟然能结束?
算清楚时间的伊安,嘿嘿一笑,赶紧加油肝出来,肝完了就能出去浪了~
肝完了工作和计划,伊安溜溜达达的离开了阿纳海姆大楼,第二次踏上纽约街头。
“喂!把钱交出来。”在某个路口,伊安被一把小刀抵住后腰。
“嗯?”伊安懵逼的回头。“没带钱包。”
“我不信!把口袋都翻出来给我看!”
伊安照做了。
“这不是手机吗?给我!”
“这个不能给。”
“少啰嗦!”然后就一刀捅了上来。
“……真捅啊?”小刀并没有捅破皮……
伊安攥住这个人的手,夺过小刀,捏成球,扔到一边。
然后拎着这个人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
附近正在巡逻的警察看到了,连忙赶了过来,手按在腰的枪上,缓慢的接近。
“先生你请不要激动,发生了什么?请把那个男人放下,慢慢转过身来。双手放在我看的到的地方。”
“我是阿纳海姆的CEO,这个人正在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CEO自己一个人瞎溜达还被小混混抢劫?扯什么犊子呢?
“喂……你看……”一个警察看到了被团成一团的匕首。
“那是你干的吗?”
“嗯,我废掉了抢劫者的武器。”伊安瞅了一眼那个匕首。
“双手高举趴到地上!我怀疑你是变种人滥用能力迫害那位无辜的先生!立刻趴下!”
“……”哦艹,忘了这边是变种人被迫害的世界观来着……
“我再说一遍!趴下!”
伊安一招手,把这群警察的枪用原力都吸了过来。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好吵闹啊……”伊安看那些警察的表情不像害怕,反而更像亢奋?
“喂?尼克弗瑞局长吗?我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你帮忙解决下。”
“哦?伊安·瓦斯提先生也会有需要我这种凡人才能解决的问题吗?”尼克弗瑞语气饱含笑意。
“被纽约警察当成变种人了,非要我趴下。他们也是职责所在,我也懒得追究啥。”
“涉及变种人的话,这事不好解决啊……”
“我手头有一个全球一小时QRF(全速反应部队)方案,我寻思你这种放眼全球安全的机构应该会比较感兴趣。”
“妥了,稍等。我去安排。”
“切……资本主义。”伊安挂断电话。
“哼,资本家……”尼克弗瑞同样撇撇嘴。关掉屏幕,伊安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比以往早了5个小时,又看了看其他的工作进度。
竟然累计下来在2个小时之内竟然能结束?
算清楚时间的伊安,嘿嘿一笑,赶紧加油肝出来,肝完了就能出去浪了~
肝完了工作和计划,伊安溜溜达达的离开了阿纳海姆大楼,第二次踏上纽约街头。
“喂!把钱交出来。”在某个路口,伊安被一把小刀抵住后腰。
“嗯?”伊安懵逼的回头。“没带钱包。”
“我不信!把口袋都翻出来给我看!”
伊安照做了。
“这不是手机吗?给我!”
“这个不能给。”
“少啰嗦!”然后就一刀捅了上来。
“……真捅啊?”小刀并没有捅破皮……
伊安攥住这个人的手,夺过小刀,捏成球,扔到一边。
然后拎着这个人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
附近正在巡逻的警察看到了,连忙赶了过来,手按在腰的枪上,缓慢的接近。
“先生你请不要激动,发生了什么?请把那个男人放下,慢慢转过身来。双手放在我看的到的地方。”
“我是阿纳海姆的CEO,这个人正在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CEO自己一个人瞎溜达还被小混混抢劫?扯什么犊子呢?
“喂……你看……”一个警察看到了被团成一团的匕首。
“那是你干的吗?”
“嗯,我废掉了抢劫者的武器。”伊安瞅了一眼那个匕首。
“双手高举趴到地上!我怀疑你是变种人滥用能力迫害那位无辜的先生!立刻趴下!”
“……”哦艹,忘了这边是变种人被迫害的世界观来着……
“我再说一遍!趴下!”
伊安一招手,把这群警察的枪用原力都吸了过来。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好吵闹啊……”伊安看那些警察的表情不像害怕,反而更像亢奋?
“喂?尼克弗瑞局长吗?我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你帮忙解决下。”
“哦?伊安·瓦斯提先生也会有需要我这种凡人才能解决的问题吗?”尼克弗瑞语气饱含笑意。
“被纽约警察当成变种人了,非要我趴下。他们也是职责所在,我也懒得追究啥。”
“涉及变种人的话,这事不好解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