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的諜戰生涯-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線索,機會,重返看書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够狠”
白泽少没有想到苏绣这三人会这么果断,但是对于三人的做法却很欣赏。
换做是他,同样也会这么做的,甚至比他们做的还要彻底,比如说杀了给他们送饭的护卫。
不过这三人也只是刚刚毕业的新手,能有这样的成绩也算不错了。
随即好奇的问道:“知道是谁动的手吗?”
“不知道,天太黑离得又远,所以没有看清”护卫说完以后道:“午豪的尸体怎么处理?”
“找个时机,直接扔给午家就好,剩下的不需要我们多管”白泽少随意的说道。
“直接扔出去?”护卫犹豫一下,缓缓的说道。
“要不然你准备八抬大轿把人送回去?生怕别人不知道午豪是在我们手里出事的?”白泽少冷哼一声。
“虽然午豪出卖自己人,可现在人已经死了,午家的势力在哪里摆着”
“如果让午家知道事情是我们做的,你觉得午家会怎么做,到时候谁又能承受起午家的怒火”
“所以处理尸体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如果被午家发现端倪,顺藤摸瓜找上门来,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听着白泽少的话语,护卫心里一惊,然后道:“就算午家没有证据,也会对我们有所怀疑的,毕竟我们特务处的名声在外,肯定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怀疑又怎样,我们特务处又不是第一天遇到这种事”
“而且午家虽然势大,但也不可能为所欲为,必须在规则内行事”
“我们特务处擅长的不正是这些吗?”白泽少意味深长的说道。
护卫听到这里,立马反应过来,眼前一亮道:“我马上去处理午豪的尸体,保证不会出现任何偏差”
“去吧,另外苏绣三人那里,一旦有发现,立马通知我”白泽少挥手道。
护卫离开以后,白泽少则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时间流逝,夜越发的深沉。
白泽少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反而远在上海的池上慧子,得知山宁潜伏的许多日本人失踪了。
对于池上慧子来说,所谓的失踪,就和暴露是一个意思。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她竟然没有收到任何的关于这件事情的消息,更无从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暴露。
如此大规模行动,又如此隐秘,只有可能是特务处出手了。
但她在特务处的“合作者”却没有给出任何情报,这让的池上慧子不得不多想一些东西。
她当然不会怀疑这位“合作者”的诚意。
因为就在前不久,两人才一起合作一把,直接将训练基地还有研究所给炸了。
这一次的成果可谓是战果丰富,她更是受到了大本营的嘉奖。
所以对于自己的这位“合作者”,她非常的关心,如今以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此次行动的消息。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这次的行动保密级别非常高,以对方的身份也不知道。
这种情况虽说罕见,倒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第二种,有人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所以才会对他保密。
这种情况才是池上慧子最为担忧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她的这个合作者,恐怕会暴露。
对方如果真的暴露了,对于她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损失,毕竟这么一个不错的“合作者”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当下。
池上慧子就自己动手,给自己的合作伙伴发电文,给与提示。
但才发了几个字符,就立马停下,直接将发报机给关掉。
“呼,我太着急了”池上慧子松口气,悠悠的说道。
她刚才的时候,没有多想什么,直接就发电。
但在动手的时候,却猛的停下来,因为她刚意识到一点,如果特务处对自己的那位合作伙伴有所怀疑,肯定会监听电台的。
她一旦发报,恐怕是不打自招,将自己合作者给暴露了。
而事实也的确如池上慧子猜测的那样,奉戴老板之命,钱慧文亲自成立心腹小组,监视山宁的异常电报。
虽然是深夜,但这个小组并没有休息。
所以池上慧子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被截获。
“科长,那个信号再次出现了,不过这次时间非常的短,几乎刚接通就给断掉”负责监听的成员汇报道。
“你确定是那个来自上海的信号?”钱慧文追问道。
“确定,这个信号一直都是我在负责追踪与监听,手法没有任何的变化”
“虽然她的发报时间不定,但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发现一些规律,她的发报时间几乎都集中在后半夜”侦听人员汇报道。
“很好,继续侦听”钱慧文说完对着其他人道:“给我查出就在刚刚山宁有活动的所有电台信号”
“所有?”
“对,就是所有”钱慧文冷厉道。
“是”
小组成员闻言,全都忙碌起来,这可是个大工程。
没过多久。
负责监听池上慧子的电台的那个侦听员就再次出声道:“科长,那部电台再次发报了”
“能不能确定接收电文的位置”钱慧文问道。
“只要时间足够,应该可以,就是不知道这人会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侦听员回答道。
没多久。
池上慧子的信号已经消失,侦听员整理完自己的记录以后,将电文递给钱慧文。
“科长,这是我们截获的密电,不过无法破译,而收报人的电台位置虽然无法精准定位”
“但是却能确定一个大概位置”侦听员汇报道。
“哪里?”钱慧文问道。
“德芙路那块”
钱慧文一愣,然后道:“行,你们抓紧破译这些电文,结合以往的电文,希望可以有所突破”
“其他的就暂时不要理会了”
“是”
其他人忙碌去了,但是钱慧文却陷入沉思。
根据刚才划定的范围,钱慧文大致可以确定收报人应该就是祥和旅店的今井一帆。
这个点他们已经掌握,只是暂时不准备动。
如今池上慧子联系今井一帆,肯定和之前她仓促结束的电文有关。
如果可以从今井一帆那里,得知池上慧子给他的电文内容,或许真的可以抓住隐藏在高层的那个卧底。
只是祥和旅店情况特殊,如果真要动这里的话,需要请示戴老板。
随即直接给戴公馆打去电话请示。
“祥和旅店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将全部精力放在破译电文上”接通电话以后,戴老板缓缓的说道。
“是,处座”钱慧文没有多问,直接道。
可惜。
池上慧子和山宁这边的电文往来,特务处短时间根本没有任何破译的可能。
不过钱慧文等人并没有放弃,依旧在努力的破译着。
与此同时。
等待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白泽少,终于等到了护卫的到来。
“什么情况,是出了什么意外?”白泽少看着眼前一副吞吞吐吐的护卫,皱眉道。
“因为天太黑的缘故,所以我们的人跟丢他们一段时间”
“等到我们的人再次找到他们的时候,三人都已经中枪倒地生死不知”护卫有些紧张的看着白泽少。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的这次钓鱼行动失败了,不仅折进去一个午豪,还让人将鱼饵给弄死”白泽少冷冷的说道。
“对不起”护卫急忙躬身道。
“看来我得和处座提一些建议,让他多多注意一下他的护卫”
“这么简单的任务你们都能搞砸,以后还怎么护卫处座的安全”白泽少淡漠的说道。
随即话语一转:“那三人现在什么情况?现场还有别的发现没有?”
“人已经送到医院正在救治,只是情况不怎么乐观,现场有一些打斗痕迹,其他的就没有了”护卫回答道。
听着护卫的回答,白泽少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他真的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除了差错,竟然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
目前来看,他掌握的线索算是全部都断了。
如此一来想要快速的找到那个隐藏在他们内部的日本人的眼线,恐怕将会更难。
略一沉思以后,白泽少对着护卫命令道:“立马去医院,告诉医生,一定给我把人救回来”
“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实在救不回来,可以让医生采取一些强硬手段,哪怕苏醒几秒钟也可以”
“总之,无论如何,我要知道他们三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护卫听着白泽少的话语,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随即坚定的说道:“我马上就去医院”
“嗯,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同时,如果三人能活下来,你不仅要保护好他们不受外界的干扰,也必须监督好他们”白泽少补充道。
“是”护卫重重的点点头。
内心则暗道,这次绝对不能在出现任何差错,否则前途黯淡是小,恐怕生命都会不保。
只是还不等他离开,外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白泽少两人不由好奇的看向外面。
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白泽少不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处座有什么命命令吗?”
来人正是戴老板的贴身护卫,是他的绝对心腹。
听到白泽少的问话,直接道:“处座要马上见你,其他的你待会就可以知道”
闻言,
白泽少没有再多耽搁时间,直接离开别院。
一路上他都在不断的思索着,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紧急的事情,让戴老板这么晚接见他。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戴老板的住处,而后护卫离开,房间里面只留下白泽少和戴老板。
“你应该猜到我找你是有紧急情况吧”戴老板一脸的严肃。
“难道和那个眼线有关?”白泽少试探的问道。
“就在刚刚,池上慧子给山宁发了两份电文”
“一份没有发出去就被阻断,如果没猜错的话,电文接收者就是那个卧底”
“另一份则是发给祥和旅店的,两份电文相差不过几分钟时间,所以绝对有某种联系”戴老板解释道。
“发往祥和旅店的电文破译了吗?”白泽少问道。
“没有,我们的技术有限,所以短时间根本难以破译”
“而且池上慧子和这个卧底之间的电文往来很少”
“所以现在到了需要你出面的时候,你不能再继续隐藏下去”戴老板缓缓的说道。
“处座的意思是让我返回祥和旅店”白泽少直接道。
“没错”
“时间紧任务重,池上慧子应该给了今井一帆一些命令”
“而这些命令很可能就和那位卧底有关,所以你必须返回,待会会有车将你送过去”
“你要做的就是以最短的时间获得日本人的信任,然后弄清楚池上慧子的真实目的”
“希望此次可以查到我们内部的卧底”戴老板说完以后,不由叹息一声。
“处座,关于这个卧底,其他方面就没有别的线索?”白泽少心里一动问道。
“当然不是,只是目前这个线索是最为接近真相的”
“所以你身上的胆子很重,想好怎么让日本人相信你的活下来理由了吗?”戴老板关心的问道。
“处座放心,这一点我之前就已经安排妥当”白泽少自信的说道。
“这就好,还有什么要求或者需求没有,我可以尽量满足你”戴老板豪气的说道。
“没有了,就是对于训练营存活下来的学员张子义三人的后续情况比较关心”白泽少快速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督促的,你可以放心’
“既然没什么别的要求,那就马上出发,期待你的好消息”戴老板没有在啰嗦,直接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白泽少朝着戴老板敬了一礼,转身离开。
夜幕中,
汽车缓缓的朝着祥和旅店前行着,而白泽少则眯着眼睛模拟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所有事情。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距离祥和旅店还有是几百米的路程的时候,汽车停下来。
白泽少从车上下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旅店走去。
旅店虽然生意不行,但依旧没有关门,昏暗的灯光犹如指路明灯,引导着白泽少快速的接近着。
当他刚一走进旅店的时候,就被小二发现了。
“欢迎关………欢迎……光临”小二看着白泽少结巴的说道,眼睛里面满是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