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二十章 師兄和師妹(爲懶人無德盟主加更)閲讀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两人打闹了片刻,王钦接着刚才的话题回答:“偷渡客合道不是什么大事,但问题是人没抓到。”
“怎么会?谁下界办的差?”
“田骈啊,他是桂香府老资历的司命了,本事还是很强的,但问题不在他这边,偷渡的合道被魔礼海抢走了。”
这下子凤姑是真诧异了:“魔礼海出现了?他们魔家四将还敢从须弥天出来?真不怕天庭追缴?”
王钦道:“有须弥天依靠,他们又怕什么?”
凤姑问:“一个偷渡的合道,魔礼海掳去做什么?”
王钦摇头:“谁知道呢?蟠桃宴上,文昌帝君和玉帝脸色都很不好,宴席也匆匆收场了,如今就看须弥天怎么回应此事了。防止诸天碰撞,这是三十六天共同确立的天条,是所有仙道的底线。”
凤姑叹了口气:“玉帝也是难做,换了我,自家逍遥便是,做什么玉帝?打理什么天庭?”
王钦道:“以前我也不明白,但如今我是明白了。大道无垠,前路无尽,对于大多数仙道而言,帝君便是大道的尽头,而对真仙帝君们来说,金仙才是大道的尽头,对于金仙而言又是什么?无非是混元罢了。谁不想做大天尊呢?”
凤姑觑着王钦问:“那你呢?”
王钦笑了笑:“以前的我,目标是成就真仙帝君,这次紫云阁讲法之后,我决定了,除了真仙帝君,还有你。”
凤姑翻了个白眼:“别讨厌,说正经的。”
王钦道:“正经的,我要娶你。”
凤姑怔怔看了王钦半天,摇头不语。
两人忽然间沉默了下来,一言不发。
沉默良久,王钦开口:“走,师妹,我们去碧霞城转转,看看诸天万界第一大城是什么样子。”
师兄妹两个化作普通凡人模样,在繁华似锦的碧霞城足足玩了小半年,这才意犹未尽的返回紫云阁待命,他们返回的时机恰到好处,再晚上两日,就迟了。
最先下楼的是萧升,匆匆驾云而去。
然后是周穆王,苦候了两年的金童玉女们立刻簇拥着他上了宝盖香车,三头玉蛟嘶鸣着拉车而去,气势非凡。
太白金星和火龙真人并肩下楼,太白金星身后跟着宝车和力士,他却没有上车,而是和火龙真人边谈边行。
赤脚大仙、明月道人和顾佐一起下楼,赤脚大仙踩上云团,待金童玉女侍立左右后,他向顾佐拱手:“星君请了,且暂别今日,待某预备妥当,到时往星君府下帖……道人也一并前来……”
顾佐含笑相送,又回过头去向王钦和凤姑打招呼:“监军、凤姑,几位前辈还在楼上对坐高论,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阁楼外的明月催促:“顾怀仙,走不走?”
顾佐出来,看了看左右,向明月道:“你的车呢?”
明月道:“我不过是个侍奉祖师的道童,谈什么车驾?”
顾佐皱眉:“没车啊?你没车还问我走不走?”
明月叫屈:“我以为你有,原想搭你的车来着!”
两人挠了挠头,继而大笑,勾肩搭背而去。
“把降龙尊者赶走,干得不赖。但我还是很遗憾,那光头是不是法号济颠?咦,他好像还真不是光头……”
“这些修佛的,都虚伪得紧,不懂就赶紧走啊,装什么装,我明月平素最是不喜这种人。”
“那你对龙女尊者倒是挺客气?”
“她家帮过我家,给点颜面吧,人之常情。”
“帮过你家?你说的是人参树的事儿?”
“其实吧,有些事和你们外边听到的不一样,人参树的事儿,呵呵,大家合起来唱台戏而已,唱给妖猴和三藏他们听的,当不得真。”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二十章 師兄和師妹(爲懶人無德盟主加更)鑒賞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二十章 師兄和師妹(爲懶人無德盟主加更)閲讀
顾佐顿时来了兴趣:“唱戏?我滴个天爷,我早就觉得此事蹊跷了,其中八哥太多,来来来,给我普及普及咋回事儿,我洗耳恭听……”
明月摇头道:“我是想跟你谈谈灵石的事儿,怎么竟扯别的?”
顾佐更感兴趣了:“哎呀?你打算卖人参果了?五百万灵石,绝无二话!”
明月否认:“不是,人参果真不容易拿到,你想想别的,还有什么想要的。”
顾佐坚持:“我认为五庄观没有什么值当五百万灵石的了,除了人参果。”
明月道:“不用五百万,先给我弄个五十万……二十万?十万也好……”
顾佐拒绝:“那就不行了,损失太大,无法弥补,元宝那边无法向他解释。”
“放心,我坚决不说!”
“你也放心,我坚决不卖……”
……
回到南天门,一路上琢磨着刚才明月道人给他提的醒,顾佐直接来到星君府,可惜在紫云阁的时候,太白金星先走了,否则何至于还跑这里一趟?
可当他说要见太白金星时,却被告知不在,他是奎宿星君,有身份有地位,倒不至于被星君府的司命刻意刁难,太白金星是真的不在此间。
“太白真仙其实来咱们星君府的次数也不多,日常主要还是在弥罗宫料理那边的事务,替玉帝分忧,星君府这里只是兼任,弥罗宫那边才是真仙料理公务的地方。”星君府的一个司命恭敬的解释。
正说着,苏仙公疾飞而至,接下了招待顾佐的活儿,这就是他的本职。
“星君大驾光临,有事遣人传个话,下吏赶往勾陈宫就是了,何必亲至?”
这一句正中顾佐下怀:“我那奎宿星府中空空如也,哪里有人可以差遣?我听说如我这般星君,天庭是给配宝马香车和金童玉女的?你知道,有时候吧,出行之际,确实不太方便。这次往玉清境赴会,和太白、赤脚、周穆王他们共席,他们都前后簇拥着,唯独我这里孤家寡人……不是我贪图虚荣,至勾陈宫后便深居简出、一心修道,这个情况,你苏司命是晓得的。”
苏仙公不停点头:“明白,明白!天庭真仙帝君或者玉帝册封有仙号的大仙们,均可配香车华盖,以壮仪仗,咱们星君府的各位星君们也同样有。至于金童玉女,星君可委托我们星君府遴选,也可由星君自家指定后辈子侄充任,届时征选上天,专司侍奉星君起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