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62 說十點前更新,就十點前相伴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日本体大的人一走,花城学长就站起来,拍了拍和马的肩膀:“抱歉啊,我们太菜了,真对上日本体大,恐怕只能你一个人打他们全部了。”
和马:“没关系,我本来就准备拿敢斗王的嘛,你们能打了我还不乐意呢,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废柴的状态比较好。”
“你这话说得,怎么感觉像是在踩我们啊。”
“你这么一说,确实。”和马点头。
户田学长也站起来给了和马肩膀一拳:“你这家伙,大话说了一堆,别到时候输了啊。”
“放心。”和马轻声说。
话音刚落和马就听见旁边桌的小孩子喊:“妈妈那边的姐姐们好漂亮!”
和马一听,立刻扭头看过去:漂亮的姐姐在哪?
这个酒店温泉什么的都是非常标准的和式配置,二层的大餐厅却是标准的西餐厅。
早餐也是和马上辈子常见的西式自助餐。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62 說十點前更新,就十點前推薦
餐厅门口站了个西装革履的管家,看到人进来就会确认房间号,然后让女侍者把人带到空着的桌椅旁边。
现在门口那西装革履的管家正跟几个大美女交谈。
那几个大美女和马正好都认识。
其中之一直接指着和马,对那管家打扮的人嚷嚷:“我们找的人就在那边!”
管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和马一眼,说:“桐生先生啊,可是他并没有留言说有女伴要过来啊。”
和马赶忙往那边去,一边走一边大声说:“这几个我都认识,都是我的徒弟。”
“原来如此,都是您的徒弟啊。”酒店方面的管家立刻向和马鞠躬,“我们并不知道这点,以前曾经有过粉丝冒充随行人员闯进来跟明星合影的事情,所以我们不敢怠慢。”
美加子撅着嘴:“就算是那样,明星看到我们这种颜值的粉丝,也只会开心的给我们签名然后合影,并不会怪罪酒店吧?”
酒店的管家笑道:“可能单身男明星确实是这样啦,但如果是带着女眷的男明星,那麻烦事可就多了。”
那确实。
保奈美对和马说:“我们进来前,看到一大群身材壮硕的人出了门,其中之一看起来气鼓鼓的,这该不会和你有关吧?”
“那些人就是日本体大的学生啦,过来挑衅然后被我顶回去了。”
保奈美“哦”了一声,拖了个长音:“所以他们就是昨天你进局子的原因啊。”
玉藻:“看起来你狠狠的踩到他们的尾巴了,要小心他们耍阴招哦。”
美加子皱着眉头,来回看着保奈美和玉藻:“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你们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达成了共识?”
玉藻笑道:“顶多就是保奈美趁机偷跑,我和你可是站在同一起跑线哦。”
“我怎么觉得你偷跑最严重呢?”保奈美皱着眉头说道。
和马看着玉藻,一副别有深意的表情。
玉藻也看着他,用身体挡住保奈美和美加子的视线,左手在视野盲区里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
和马其实有点读不懂玉藻的这个行动,明明已经偷跑,大可直接晋升为桐生道场的师娘,但是她好像对维持现状十分的执着。
不过,这也让和马少了一层心理负担:不是我想渣的,是偷跑那个人不想公布而已啊。
什么叫终极软饭王啊,就是开后宫的理由都不用自己找。
话又说回来了,就算玉藻公开偷跑,情况也不会变化太多,晴琉现在与其说是后宫,不如说是自家小妹妹,玉藻过了门她也还是自家小妹妹。
美加子本来就更像是道场的气氛组,负责装疯卖傻热场子,将来也还会装疯卖傻热场子,而保奈美——你很难想像她会就这样认输,说不定会加把劲自己上本垒。
美加子这时候出其不意的转到玉藻另一边,差一点就抓到玉藻左手的小动作。
“好可疑!”美加子发动了自己动物般的直觉,“好可疑啊!保奈美,他们两个好可疑!”
保奈美:“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好可疑吧?”
美加子凑近玉藻,用力闻了闻:“嗯?我还以为能闻到石楠花的味道呢……”
和马:“你为什么会知道那是石楠花的味道?”
“因为我有认真上生理卫生课。”美加子大声回答,引得周围的女侍者什么的侧目。
保奈美叹了口气:“美加子,矜持一点啊,你。”
美加子扭头看着保奈美,眯着眼睛盯着他:“嗯?保奈美,你也好可疑啊,昨天晚上说好的教我写剪报分析,结果你中途就离场了,一直没回来。我要去找你,还被玉藻按住了,你们两个串通起来搞了什么勾当?”
保奈美目光游移起来:“没有搞什么勾当啊……”
“你刚刚说‘所以他们就是昨天你进局子的原因啊’,很明显,昨天和马进过局子,而你知道这点!保奈美,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保奈美两手一摊:“我就是去吧和马保释出来而已啦,什么都没干。”
“诶~那你昨晚几点回到我们的酒店啊?”
保奈美立刻气势就变弱了:“一点不到就回来了啊。”
美加子倒抽一口冷气:“一点……那不是该干的都干完了才回来的吗?”
“没干啊!什么都没干!”
美加子狐疑的看着和马:“你说,干了没?”
和马举起双手:“没干,完全没干。”
美加子盯着和马看了几秒,撇了撇嘴:“也是,你可是我穿着短裙毫无防备的躺在你们家道场正中央都什么都不做的正经人。”
美加子一说,和马就想起来了,那是去年的暑假,天气最热的时候,当时美加子就穿着个背心,下身一件不知道哪里弄来的网球短裙,直接就那么躺在道场的地板上。
虽然是只猴子,但是那时候的美加子确实十分的诱人。
但和马那时候一心读书,毕竟考不上东大就要被关东联合来灭门。
和马甚至都没有多看美加子几眼。
美加子双手抱胸:“没有动我,也不动保奈美,和马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
玉藻:噗
美加子指着她:“你笑了!你果然已经偷吃过了!你这偷腥猫!”
玉藻:“没有哟,而且我也不是猫啦,我是犬科。”
那是啊,狐狸可不就是犬科吗。
这时候酒店的管家桑看不下去了:“那个,你们几位能不能不要堵在门口打情骂俏了。别人都不好意思过来了。”
和马这才发现有好几个看起来是来用餐的客人,正远远的站在电梯厅里,看着这边。
和马:“赶快进来吧,吃完早餐该去福冈县立体育馆了。”
话音刚落,几个剑道部的学长过来了:“我们吃好了,让几位姑娘坐我们的位置吧。”
现在正好是酒店的早餐时间,很多客人都下来用餐了,餐厅人还挺多的,位置差不多都坐满了。
剑道部占的几张桌子周围早就没有空位了,没有师兄们让位置,估计姑娘们只能跟和马分开用餐了。
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62 說十點前更新,就十點前相伴
和马:“师兄们都让位置了,我们赶快过去好了。”
美加子注意力直接从刚刚的话题转向早餐:“我要吃肉!我站在门口就闻到肉香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062 說十點前更新,就十點前熱推
玉藻:“来福冈了,果然还是应该吃明太子啊。”
和马提醒道:“这是西餐早餐。”
“可那里不是有明太子三明治吗?”玉藻指着长长的自助餐取餐台的尾端,果然有个牌子写着“明太子三明治”。
这时候美加子已经冲到取餐台旁边,从台子下面的碗碟存放处拿了个超大号的盘子,开始美滋滋的往盘子里夹肉了。
美加子:“肉肉,我要吃肉肉~”
她那模样似乎有种奇怪的力量,让人看着她就会不由得食欲大增。
和马的肚子也咕噜噜的叫起来。
于是他快步上前,拿起盘子。
今天可以预见,会消耗相当巨大的能量,不好好吃饱可不行。
**
花城学长包了一辆中巴去会场,因为剑道部人本身不多,中巴还挺宽敞的,桐生道场的妹子们就全挤在中巴上一起去会场了。
学长们也很懂,一上中巴就一人占俩位置,把除了最后一排之外的位置都占了。
于是和马只能跟妹子们坐最后一排。
他本来想直接坐靠窗的位置,结果玉藻和保奈美抢先一步,一人一边把通往靠窗位置的路给堵上了。
和马只能坐两人之间。
手慢一步的美加子看着他们三个:“你们这样不好吧?”
保奈美笑道:“靠窗的位置,可以饱览福冈的美景哦。快到千灯祭了,福冈的街上可热闹了。”
美加子:“那你坐窗边看呀。”
“这个……”
和马:“我想看看千灯祭前的街道。”
福冈这个千灯祭,会祭奠一个叫大楠公的家伙,这是个中国商人,在福冈还有祭祀他的神社。
和马作为老乡,自然想去看看。虽然千灯祭不是主要祭祀大楠公,但是毕竟会有他的花车,所以和马对这个千灯祭的兴趣也大大增加了。
保奈美看着和马,然后往后缩了缩,两腿并拢往旁边倾斜。
保奈美这不像樱花妹的好腿型,让和马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把。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道场的妹子,好像腿型都很不日本,日本妹子常见的罗圈腿基本没有。
至于内八,晴琉好像有一点,但是她那个身形有点内八反而让人觉得很可爱。
保奈美轻轻拉了下裙子:“你……怎么了?进去坐啊。”
和马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没啥,我就是觉得你今天这丝袜很薄嘛。”
“那当然了,天这么热。其实原本我想就穿个泡泡袜的,但是那和这裙子有点不搭。”
保奈美的话,让和马的注意力又转到她的裙子上。
等下,这妮子该不会主动引导我的视线在她下身流连吧?
这时候中巴的司机催促道:“你们赶快坐好啊,我要开车了。”
美加子大声回应:“好!这就坐!”
她看了眼和马,突然一拍手:“有了!”
然后她就一转身,一屁股坐到和马大腿上。
和马感觉一下子就精神了。
美加子还嚷呢:“我坐下啦!做好啦!开车吧!”
和马心想司机开不开车我不知道,我心中的小火车已经疾驰起来了,汽笛呜呜响。
玉藻一脸坏笑,凑过来在和马耳边问:“感觉如何?”
和马:“圆,软。”
美加子回头:“啊?你说啥?”
和马动手把她的头转向正面:“没你事,看前面。”
“为啥啊?”美加子一脸疑惑的转回来,而且是整个上半身一起转的。
她的衣领因为这个动作被拉扯开来。
和马只能别开目光。
不别开目光他的理智就要归零了。
美加子这家伙……
没想到美加子直接动手把和马别开的脸又掰了回来:“你搞什么啊,看着我说话啊!我这么坐怎么了嘛!以前不也经常这样吗?
“高二的时候剑道部合宿,大门老师搞错了租了个座位数量不够的车,我那时候不就坐你身上吗?”
和马咋舌,原来那个时候美加子就开始这样福利放送了啊。
“美加子,你还坐过哪个男人的膝盖吗?”和马问。
“没有啊,这怎么可能随便坐嘛。”美加子撅着嘴,“你当我是什么了!”
和马:“那我的膝盖你就能随便坐?”
“不然呢?我们俩什么关系,铁哥们啊,坐一下怎么了?”
和马心想坐一下问题大了,铁哥们快当不成了。
玉藻在旁边笑道:“和马,色即是空。”
“你少在这给我念佛谒。”
保奈美则在旁边嘀咕:“早知道我就不抢座位了。”
美加子:“怎么,你还想坐我这个位置啊?哼,我还羡慕你昨天晚上跟和马独处到一点呢。要不咱俩换换?”
優秀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62 說十點前更新,就十點前推薦
“那以后和马又进局子了,你去保他?”保奈美问。
美加子立刻怂了:“这个……还是算了,我没保过人,不知道怎么操作啊。”
保奈美:“我也是请律师代劳的啊,美加子你也雇个私人律师全权处理不就好了。”
“那好贵的吧?”
“是哟,非常贵哟。”
美加子彻底蔫了,她身体转回前方,把和马当成靠背,放掉力气靠上来:“我这样就好,那种独处的机会就让给你好了。”
保奈美:“如果你当了外务次官,就能养得起私人律师了哟。”
“外务次官这么有钱的吗?不对吧?能拿政治献金的不都是议员啊、外务大臣啊这些的吗?”
和马插嘴道:“实权派官僚也有不少来钱的途径哟,所谓旋转门。”
美加子又整个上半身转过来,看着和马:“什么意思?”
和马挠挠头,旋转门其实不难解释,难的是让美加子理解。
他正组织话语,一直在旁听的花城学长就开口了:“等一下!我刚刚好像听到了外务次官?谁要当外务次官?”
美加子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我。”
花城学长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苹果:“你?外务次官?这个可不是往男人膝盖上坐一坐就能干的官职啊。”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谁要在男人腿上坐来换官职了?”美加子柳眉倒竖,“要不是你是桐生道场的住户,我就扁你了!我当然是要凭实力堂堂正正的当外务次官啰。”
这下车上所有人都回头看着美加子,就连司机桑都透过后视镜仔细的打量她一番。
美加子被众人注视,气势稍微有些被压制:“你们干嘛这样看我啊。我只是想当个外务次官而已啊,又不是什么大官。”
众人立刻露出一副“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美加子指着旁边的保奈美:“这还有个想当首相的呢。”
保奈美似乎早有准备,完全没有半点惊慌:“没错哦,我想像撒切尔夫人那样,成为女首相。”
户田学长挠挠头:“那有点难度吧?这可是日本啊,女性出来工作的话,别人会觉得你丈夫很无能,还有人会说你是为了在职场勾引男人。”
和马:“户田学长你好清楚啊。”
“我是社会学学部的啊,我的导师就是做这方面研究的。”
和马骤起眉头,户田学长居然是社会学学部……这感觉也太不搭了。
户田学长:“你刚刚在想我这模样的搞社会学肯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对不对?”
和马老老实实的点头。
“以貌取人是不对的呀。”户田学长只是如此说道。
和马正想说点啥,忽然被车窗外的某样东西吸引了目光。
一辆面包车,车身上挂着福祉科技的大幅广告图,还插着宣传旗,大喇叭一边广播一边沿着道路行驶。
剑道部的中巴刚好跟这宣传车并行。
那宣传车车身上的宣传图构图很简单,主体就是个外国专家,手里拿着福祉科技的主力产品,脸上是迷之爽朗的笑容。
看着这个图,和马就想起刻印在DNA里的某个农业化肥添加剂的广告。
仿佛图上那老专家下一刻就会说出“美国圣地亚哥”几个字。
而宣传车广播的内容,听着也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反复吹捧福祉科技的理疗仪的疗效。
不管怎么看,这都只是一辆平平无奇的宣传车,但和马一看到它就觉得碍眼。
福祉科技已经渗透到离东京这么远的九州岛来了吗?
他们不会又在这里搞什么勾当吧?
我不会又要和这帮家伙干起来吧?
我只是来打个玉龙旗而已啊!
罢了罢了,如果福祉科技在福冈弄什么勾当,那作为它的敌人,破坏它是我桐生和马的职责。
和马默默的记下了宣传车的车牌和广告上写的福祉科技在福冈的办事处的地址。
等打完玉龙旗,就去潜入看看他们在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