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討論-568 鐵頭鬼的“新造型”看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第一天的战斗几乎就在一场乱哄哄的闹剧中结束了。
看来,冷元魁应该也是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这些身形高大的铁头鬼,这一点从它们很轻易就失控便可以看得出来。一共十只铁头鬼,最后能冲到关墙前面的只有一只,其他九只都在不到二百米的冲锋距离中迷失了“自我”。它们戴着无缝的头盔,看不见眼前的事物,灵智又不高,就只会闷着头乱撞,甚至最后大水冲了龙王庙,把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的队友都给踩死了好几个。
不过,即使仅仅只有一只铁头鬼成功地冲到了终点,也给冥港联军镇守的关墙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如果再多几只铁头鬼全速撞上关墙,估计这堵临时建起来的防御工事很可能都顶不过左丘城的第一波攻势就会当场倒塌!
撞墙的铁头鬼倒下后,它身后如潮水一般的普通鬼兵接踵而至,对关墙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这帮鬼兵虽然只是新兵,但不按常理出牌、死缠烂打的打法和那股不要命的狠劲却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跟在铁头鬼后面的两千鬼兵倒有一半冲到了关墙前面,又有十分之一攀上了关卡,最后只能靠肉搏战才把它们给击退回去。
冷元魁看来也是个用兵高手,他不仅率先派出了十只铁头鬼和两千敢死队,随后又派出了两千名护城卫队。那可是全部由阴修士兵组成的护城卫队呀,而且这才是这支左丘城援军里真正的主力部队!
在第一天的攻势当中就敢把所有的主力部队全部用上,可见冷元魁想要尽快攻破这道关卡的决心非常之大。但决心并不止他才有,我也几乎在这一仗中打出了自己的所有底牌。四千后军将士,在一天之内就全部至少上过了一次关墙参与战斗。也正是凭着事先制定好的四梯队轮换战术,保证守关兵员的战斗力不减,冥港联军才成功守住了这道已经摇摇欲坠的关墙。
超棒的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笔趣-568 鐵頭鬼的“新造型”展示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后让冷元魁不得不选择退兵的并不是冥港联军的防御火力有多强,而是那十只失控的铁头鬼实在是太碍事。它们在关墙前面横冲直撞,导致本方剩余的数千兵力没能顺利展开阵型继续发动强攻。进攻讲究的就是一鼓作气,一旦出现脱节,便是再而衰,三而竭了。
冷元魁铁青着脸,亲自带着几名驯鬼人进场,费了好大一番波折才重新控制住了那十只铁头鬼。此后,他似乎也没了心气,便干脆让手下人鸣金收兵,带领大军偃旗息鼓回营去了。
我心里长出一口气,但嘴巴上可没敢闲着。等左丘城的部队全部散去之后,我赶紧指派待命在后的辎重营立即开始抢修关墙,同时还要修复几副因为过度使用而受损的巨弩。
原本我还以为,这道耗时十五天就建起来的关墙已经足够牢固了,但今天在单单一只铁头鬼的暴力撞击下,不少地方的砖块开始出现松动,甚至有一根用于承重的石柱出现裂缝。这些隐患必须要马上进行修复,否则根本挺不过明天左丘城援军必然更加猛烈的攻势!
我亲自监工,发动士兵们搬来几块巨石垒在关墙后面用以加固墙体,另外还用几根大铁条把出现裂缝的石柱用铁片框起来,以防它断裂。
深夜,就在修墙工程进行到大半时,一名传令兵从后方骑着扁虱急速飞跃而来。
“报告港主,鬼帅有回信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 琦想-568 鐵頭鬼的“新造型”熱推
“快给我看!”
“是!”
第一天的战况刚刚结束,我便让传令兵送军情密报给七郎,告诉他:“左丘城援兵今日已到,总兵力八千,战力不俗且攻势凶猛,关卡告急!请前军务必加大攻势,争取早日破城后派兵回援!”
而七郎给我的回信上则写道:“你处军情已知悉。前几日前军已将城门洞穴扩宽,足以尽遣攻城器械。吾已定于明日寅时率军全力发起总攻,并分兵三队轮换攻城,不予守军喘息之机。还望后军务必坚守关卡,力阻敌军援兵,成败均系于此一线!”
我算了算时辰,此时正是寅时,前军应该开始发起总攻了。七郎回信中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他短时间内是肯定无法匀出多余的兵力来支援我这边,关卡是否能守住,完全就看我自己的本事了!
看完密信,我随手便将信撕毁,同时淡定地对传令兵道:“你再去给鬼帅带个口信:就说后军一定全力坚守,保证前军的后方安全。祝愿鬼帅早日攻破水晶城,发来捷报!”
“是,港主!”传令兵得了我的口信,立即回身再次跳上了扁虱背上,朝水晶城的方向疾奔而去。
就在七郎率领的冥港联军对水晶城发起总攻后的两个时辰,这一条战线上的左丘城果然也再次对我率军镇守的关卡发起了第二天的猛烈攻势。
对面军阵中,昨日打头的那十只铁头鬼又排成一排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就连昨天被巨弩射断了腿的那几只也得以重新安上了新腿。可见,冷元魁应该和我一样,昨晚都忙了一宿没睡。
但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些铁头鬼今天现身时的装束和昨天不太一样了,一个个都在脖子上挂了一块巨大的石板,摇摇晃晃、别别扭扭地走了出来。
優秀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笔趣-568 鐵頭鬼的“新造型”熱推
那些大石板造型十分粗糙,四条边并不匀称,表面也是凹凸不平,薄厚不一。很明显,这肯定是左丘城的随队工匠们利用一晚上的时间赶制出来的,想来打造过程也很简单,就是利用附近的巨石分别凿出十片一尺厚、三尺宽、五尺长的大石板,再在石板的两个角上凿穿两个小洞,用手腕粗细的野藤系好,然后挂在铁头鬼的脖子上。
每一块石板犹如一块石制的巨型胸甲,可以挡住铁头鬼的整个胸部,甚至还能垂下至膝盖处保护它们的大腿。这样一来,再加上头上那顶无缝的精钢头盔,冥港联军的弩箭就很难对铁头鬼的头和胸两个要害部位形成太大威胁了,就连射中它们的腿恐怕也不太容易。
看到铁头鬼的这番古怪打扮,我也不得不佩服冷元魁的应变能力。若是给它们打造全套的金属盔甲,不但费时费工,而且造价还很昂贵,现在就简简单单地弄几块粗制滥造的大石板往它们脖子上一挂,竟有效地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
不仅铁头鬼的装束变了,左丘城的进攻阵型似乎也有了些许变化。冷元魁这次并没有立即驱策铁头鬼直接发起冲锋,而是安排驯鬼人跟在铁头鬼身后,慢慢往前走。很显然,冷元魁今天是想改进一下昨日的战法,用驯鬼人来控制铁头鬼的前进方向,也并不急于马上就让它们开始奔跑起来,避免像昨天一样还没跑到墙下就乱套了。
跟在铁头鬼和驯鬼人后面的依然是两千普通鬼兵和两千护城卫队,再往后又是两千鬼兵。冷元魁带来的八千兵力,除了昨天折损的外就只剩下一千多中军预备队。很显然,他还是打算速战速决,全力进攻。
“先别急着放弩箭,把投石机准备好!”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敌情,随后对手下的军官吩咐道。
昨晚除了修复受损的关墙外,我也召集本方的工匠们针对铁头鬼的特点想出了一些应急的防御办法,首先就是造了几台简易的投石机。但这些投石机由于赶制匆忙,材料也是临时拼凑出来的,因此无法投射大的石块,也无法投射太远。
当然这些投石机的作用也并非是要用石块砸伤敌人,而是利用关墙的高度优势,将一些排球大小的圆形石球弹射出去,铺满关墙前面的地面。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给看不见路的铁头鬼制造障碍,如果它们奔跑起来时踩到了石球,就会很容易摔倒,从而保护关墙不被它们直接撞击。
“放!”
“骨碌!骨碌!骨碌!”
随着我一声令下,几台投石机同时开始运作,往关墙前抛射石球。
“再放!”
“骨碌!骨碌!骨碌!”
投石机不停地抛射石球,有些滚得远些,有的滚得近一些,最远的滚落到了五十米开外。我又特意交待操作投石机的士兵把机括的力道调小一些,将关墙前的近处也投射一部分石球。短短的一刻钟时间内,几台投石机就把从关墙至前方五十米范围内的地面都铺满了圆溜溜的石球。这下一来,只要铁头鬼一跑起来,必定要坐一趟“球车”,狠狠地摔上一跤。
但冷元魁也不傻,他干脆也临时改变了进攻战术,一直没有下令让铁头鬼跑起来,而是继续步步推进。那些驯鬼人很好地起到了“纠错”作用,他们一旦发现铁头鬼的前进道路上有石块挡道,便会控制铁头鬼绕开,或者让紧随在后面的鬼兵冒着被箭射中的危险将石块推开。
我自认为很有创意的投石机这一招竟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很轻易地就被左丘城的军队破解,直达关墙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