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59章 飢渴難耐相伴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岭南正从化外蛮荒,变为大唐的治下王土。
皇帝虽授予秦琅许多特别权力,如承制拜封,先斩后奏等。
人臣是没有封拜之权的,这是君主的特权,政事堂、吏部、兵部的授官封赏之权,那也都是皇帝所赐予的。
正常情况下,不论是镇守一方,还是为官一地,地方官员都没有封拜官员之权,一般只有表奏举荐之权。
在大唐还没有实际控制岭南之时,冯盎等土王手里掌握的其实也只是表奏之权,即向朝廷推荐人员担任自己属下官职,朝廷则惯例全都许可并发给官告官印等。
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虽然说在以前冯盎等人实际上并不需要朝廷真的同意,他们往往是自行任命官员,事后补一道表奏而已。
但现在皇帝给了秦琅承制拜封特权,这可比一般的黜陟大使的权力大的多,更别说观察使的权力了,观察使如今做为一道的主官之一,负责察该一道地方官政绩,监督考核,考核结果奏于朝廷。
而黜陟使权力要大些,奉旨巡察,对于不合格的官员甚至可直接罢免或贬降,甚至是治罪,也可对有功绩官员直接予以升迁奖赏等。
基本上来说,如今观察使是常设官职,对五品以下官员可直接处置,对五品以上官员要上奏朝廷处置。黜陟使,则是可对四品及以下地方官员,皆可处置。
秦琅的以经略使之职,节度整个岭南文武地方官员,不论品级,只要是岭南三道九府十二军之内的官将,皆可直接处置。这个处置不仅是对政绩考核评份,也包含升降调动等,甚至还可直接给有功之臣封爵授勋。
他这个特权是可以直接拜封的,而不用先请示朝廷这样,是皇帝敕诏授予的特权,拜封后朝廷是会认的。
优美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 起點-第959章 飢渴難耐分享
王公以下,秦琅皆可拜封。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ptt-第959章 飢渴難耐讀書
对于岭南地方官场来说,秦琅手握着这个大权,可就太了不得了,一言可决人升降甚至是生死。
这就是皇帝赋予的最高权威。
皇帝一边给予了无比的放权,另一面却又派出了双监军,在广州建立了监军使院和观军容使院,不得不说,放权与监督其实并不矛盾,李世民既给你放权让你方便办事,但同样派人来监督,甚至派双份,以示重视。
有人可能觉得皇帝这样做,不合用人不疑之法,但事实上,制度终究是比人更可靠的。
观军容使、内常侍高福,据说老家就是岭南的,他家以前也是岭南的一个南迁汉人豪族,在他小时候,家族因卷入谋反叛乱中后来被牵连获罪,少小阉割后被送入宫中为奴,转眼多年,也一步步做到了五品内常侍,甚至这次外放出京做监军,实则又是升了一步了。
一位出身岭南豪族的宫中宦官来做观军容使,无疑是他的出身很重要,他比一般宦官更能了解岭南,甚至他可能在这边还会有些亲朋故旧什么的人脉关系,不至于来了后两眼一摸黑。
另一位监军使,是治中侍御史高冯,字季辅,这位是宰相高士廉的本家侄子,渤海高氏青壮一代中的领军人物。
隋末时他兄长出任汲县县令,他便跟着兄长到汲县读书,后城中百姓造反,其兄长死于反乱中,高季辅组织家丁,联络豪强,挺身而出平定叛乱,并手刃杀兄仇人,将其首级祭祀兄长。
不久后,高季辅领着人马投了瓦岗,再不久后李密兵败,高季辅与贾润甫、刘德威、李厚德一起投唐,初授陟州总管府户曹参军。
武德九年,李世民即位后,这位高士廉的侄子,也被授以监察御史之职,凭着刚正不阿的名声,以及他弹劾扳倒的数位大臣之功,他很快就做了中书舍人,此后又还入东宫兼职,表现不错。
去年升任御史台次官治书侍御史,这次被调来岭南任监军使。
为表重视,免的官职相差太大,李世民还让高季辅兼任广东道观察采访使,以高福兼任广州市舶使。
二高一个兼了市舶使,管着广州港的市舶贸易,一个兼着观察采访使,管着广东官员考核监督,这权力自然就大增。
一阵寒喧,众人进入衙内。
分别坐下,秦琅环顾。
只见满厅的绯绿,紫袍的官员倒独他一个。
众多张面孔里,其实却都是中原南下的过江龙,本地官员一个没有,冯盎、宁暄、陈龙树等这些岭南豪强,这几年被朝廷左挪右移的,根本没机会染指岭南官府的决策权。
这几年更是留地方上的州县刺史县令之职都保不住了。
都是来自中原,甚至以往在长安可能还很熟,所以大家倒也不至于生份。
三道的观察使、常平使、按察使、指挥使,九都督府的都督、长史、司马,各州的刺史等,还有诸军的军使等。
满满一厅。
都赶来拜见秦琅。
精品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 愛下-第959章 飢渴難耐看書
就连远在云南的通海都督程处默,还有南洋水师提督牛见虎,也都特意赶了过来。
“我人还在长安,你小子的求援信一封接一封,说的好像通海马上失守了一样,我这刚到岭南,你倒是比我还先到广州,看来通海那边并不危急嘛。”
程处默一身绢甲,“我这不是特意亲自赶来向卫公搬救兵嘛,那些该死的蛮子,自卫公你走后就开始发起攻击,一开始是铺天盖地的杀过来,跟我们打了几波硬仗吃了败仗后,便开始化整为零搞袭击了,如今我们通海府可是战火纷飞,烽火连城啊,大家出去种地都得带着刀挂屁股上,得把弓箭背背上,以随时应对蛮夷来袭!”
“幸好我们几个关键要地建立了坚固要塞,各交通线上又都有许多碉堡,使我们立不于不败之地,可是总被他们袭击骚扰,我们也受不了啊。如今连商队都大受影响,商路都不安全了,商人都减少了许多,再这样下去,通海府可就凉了。”
南蛮在南边袭扰,东爨在北边打动,而乌蛮诸部又在东边骚扰,通海府如今算是三面皆敌,另一面的西爨也无法让人真正放心。
“真的是扛不住,这大半年来,我们的商路屡屡被劫,矿场更不用说,被毁了好多个了,连我们的庄稼屯田,都大受影响。许多蛮寨也都被他们攻击,他们边打边拉,弄的如今许多蛮寨不是直接倒向他们跟他们一起做乱,就是跟他们暗里眉来眼去,为他们通风报信,甚至是悄悄带路,更有为他们提供钱粮,为他们销脏的,卫公,必须得组织一次全面反击攻势了,否则这样下去,通海府真的是彻底凉了。”
秦琼捧着茶杯,程处默虽然说的很严重,但看他的表情,局面肯定还在控制当中,要不然,他也不敢跑到广州来了。
“我人还在长安的时候,不是已经给你们通传了圣人的旨意吗,通海军增加两千正兵额度,另外在通海府新设了三个折冲府,点选三千府兵。城傍、侧近蛮兵,也给你们通海府增加了四千,另外还特批了一个六千人的狼兵营。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增加了一万二千人,你不会说兵还不够吧?”
“再者,我也让南海水师这边重新恢复了红河上的巡航,增派了舰船,甚至在通海府境内的红河北岸,设立了水师的红河水寨,连陆战队都驻上了。”
老程倒也不客气,“这些是没错,可点选新府兵,番上镇戍,训练狼兵,这些可都还得有个过程,需要时间啊,也不是说一句话,就能从百姓变成精兵啊?不仅是训练,还得有装备啊粮草啊马匹等等,新军想要成形,起码还得小半年。”
“你别跟我说这些,你们现在主要任务是防御反击,以防御守城为主,依靠几大要塞和纵横的交通网,用碉堡、要塞封锁分割防御,又不是要你们过江去攻城拔寨,所以就算是新点选的兵,装备上精良的武器防具后,对付蛮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嘛。”程处默抱怨着,“我们总这样光防不是个事,还得打,要打大仗,这样才能震的住蛮子,甚至要考虑打过江去,直接灭了那个拉沙寨。”
秦琅却摇头。
“还不到时候,现在这样子打法,你固然难受,可实际上那些蛮子比你们更难受,他们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消耗更多的粮草,死伤更多的人手,你说谁会耗不下去?”
“咱们有要塞有城堡有碉楼,为何非要跑到深山老林子里却跟他们打?一个不慎,若是你被埋伏袭击,你想过后果吗?所以别总急着打大仗,保持这个势头,继续跟他们消耗,蛮子更难受的。”
不管唐军也好,蛮子也罢,打仗的本质上来说都是一种消耗的行为,要集结人马,要往来奔走行军,必然会耽误农耕放牧生产,甚至粮草消耗的也更多。
蛮子跑到唐军的地盘上打仗,就算他化整为零,补给问题一样是个难题。
“处默啊,你回去加紧练兵,边耕边战,记住守好城堡要塞,用碉堡控制好主要的交通线路,要挤压蛮子们的活动空间,打击他们的补给线。蛮子也是要吃饭的,人越多消耗也越大,当他们无处可抢可获时,终究还是得从江南岸运粮过来,到时见虎配合你封锁红河,通海府内你用千碉战术封锁道路,这些过江的蛮子最后饭都吃不上,还怎么打?”
最后这些人要么撤走,要么只能来攻打储存有粮食的城堡要塞,但这不正是唐军所期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