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笔趣-第1222章 荒辰之會分享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无尽虚空深处。
一座庞大到几乎看不到边际的宫殿悄无声息显露出来。
宫殿表面色彩斑驳,有很多地方已经看不到原本涂抹的颜色,尽显古老苍凉。
宫殿底部的巨大空间内,趴伏着一头看不到边际的巨兽。
它此时气息粗重,看上去似乎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
庞大的身躯随着一呼一吸而颤动,道道能量气息汇聚起来,集中在了那只前伸的爪子上面。
在巨爪顶端,隐约可见一片被混沌灰色所包裹的区域,虚幻不真,却又仿佛就在那里。
“老奴已经按照辰殿下的命令,找到了殿下龙鳞被毁的那片区域。”
“吾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离着着这么远的距离,如此情况下让你隔空出手,真是难为你了。”
一道淡青色身影落在巨兽眼前,就如同漫无边际的湖面上漂浮着一粒灰尘。
“老奴的力量被抽空没有什么,消耗掉一小半精血也没有什么……”
“但是,老奴还请殿下注意,包裹着这一方界域的灰色雾气,似乎并不是普通的界域屏障那样简单,若是老奴没有猜错的话,它似乎像极了已经销声匿迹不知道多少年的那位。”
巨兽的声音犹如滚滚闷雷,回荡在宫殿底层广阔的空间。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谁。”
淡青色身影踩在巨兽鼻尖上方的空中,毫不在意地道,“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过平淡似水,吾倒是真的想遇见曾经能够让吾为之战栗的存在,也好体验一下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过的恐惧感觉。”
“更何况,吾此次也并非是毫无准备,你还记不记得前些年的那件事情?”
都市异能 《我有一柄打野刀》-第1222章 荒辰之會
“殿下说的是……荒大人?”
“是啊,他已经给吾留下了传递讯息的印记,说不定这段时间就会出现在吾等的面前,说起来上一次的事情他还欠了吾一个人情,后面当吾去找他兑现承诺的时候,竟然躲起来不见踪影……”
“他这次不出现便罢了,只要他最近过来寻吾,那就正好把那些前尘往事摆出来说道说道,看看荒前辈对九幽重现又会是个什么想法。”
淡青色身影说到此处,微笑了起来,“好了,你的任务就是确定好虚空道标,其他无关的事情不需要去管。”
“老奴明白了。”
庞然巨兽闭上深湖般的两只眼睛,再次向下按下前爪。
但它庞大无比的身体忽然僵住,探出的前爪前端悄无声息出现了一缕摇曳不定的淡淡雾气,与那团明灭不定的界域虚影交织一处,不分彼此。
数个呼吸后,一道虚无缥缈的叹息声在宫殿内淡淡响起。
“辰龙……”
“你也收到了月华之主散播出来的秘密信息吗。”
悄无声息间,一团淡淡雾气在宫殿底层弥漫开来,短短数个呼吸就占据了几乎殿内的大半个空间。
巨兽缓缓睁开硕大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还在不断扩散的雾气,自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咆哮,犹如道道闷雷在宫殿之中炸响。
“好了。”淡青色身影轻轻挥手,笼罩在龙形巨兽身躯上的黑雾被驱离一段距离,也让它瞬间安静了下来。
但淡青身影却也没有将所有黑雾驱除干净,双方陷入到僵持不下的情况之中。
“辰,没想到你已经成长到了如此高度。”黑雾突然开始全面退缩,聚拢成人形,飘浮在淡青色身影对面。
“和荒前辈比起来还差了不少。”淡紫身影微微侧头,看了盘踞不动的巨兽一眼。“好了,吾已经知晓了道标的准确位置,你可以下去了。”
巨兽低吼一声,缓缓收了前爪,体型迅速缩小,振翅飞离了宫殿底部。
“这便是荒前辈新领悟的隐匿身份之法吗,竟然能够避开吾的眼睛,差点儿连吾也给骗了过去。”
淡青色身影缓缓变得清晰,竟然是一个穿着青色长裙的美丽女子,只是在头顶上方的两只弯角,将她非人的身份展露无遗。
“辰殿下的这座宫殿实在是太过显眼,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吾并不希望被谁知道,吾出现在了辰殿下的龙宫之内。”
“随便你吧。”她不置可否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刚刚荒前辈说了什么?”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222章 荒辰之會熱推
“吾说的是,你也收到了月华之主传递出来的信息了吗?关于九幽之主的消息。”
“月华之主,太阴元君?关于九幽之主的消息?”
“吾并没有收到她所传出的消息。”
辰龙微微皱眉,原本淡漠疏离的表情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而且在吾的记忆之中,她已经不知道多少岁月都没有了生息,如果不是荒前辈刚刚提到这个名字,吾都会以为,她就和九幽之主一样,早已经湮没在了时空长河之中,陨灭在了通向彼岸的苦海深处。”
“是这样吗,那么辰殿下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正好在这个时候同样注意到了九幽之主的位置了呢。”
“因为吾有一枚送出去的辰龙之鳞被毁掉了,其所在的位置不是别处,正是在疑似九幽洞天之内。”
黑雾沉默片刻,“这或许是一个巧合,但在吾看来,更大的可能是,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荒前辈,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个无关人等跟我说巧合,吾或许也就信了,但唯独这件事情和太阴元君有关,也和九幽之主有关,吾是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
“那么,荒前辈此次过来找吾,到底是为了九幽之主的事情,还是说要还了当年你欠下吾的人情?”
“看来在作出最后的决定之前,过来见一见你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黑雾凝聚出一只手臂的形状,掌心处托举着一叠破破烂烂的纸张。“吾确实是为了这两件事而来,一来将那次的事情做个了结,第二便是邀约你一起去九幽洞天查探,看一看曾经让吾等为之恐惧退避的那位九幽之主,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至于那次你过去找吾,并不是我故意闭门不见,而是在那次吾等联手之后,吾还未等消化收获,便不小心误入某处混沌混乱之地,也因此受了不轻的伤势,一直都在潜藏起来修养而已。”
“但这么长时间没有亲自出面解释,的确是吾没有把事情办好,所以,这是给辰殿下的补偿。”
辰龙看了一眼最上面那张纸上所述的内容,眸子里波光闪动,犹如星辰,“荒前辈看起来找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