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九百一十二章孔宣成聖分享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
听了成得臣的话,王禅猛的惊醒,这时候的士人,可是流动性极强的,正所谓朝秦暮楚都是正常的事情,而王禅刚才一番话,乃是为了楚国的霸业打算,这便是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这被传扬出去,无论是对楚国和王禅都不好。
不过王禅略微思索之后,虽然觉得成得臣的担心有道理,不过王禅自己却没有多大在意,就算他国对自己有什么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自己怎么也是一个天仙修为,更是有金仙的元神,一般的手段对自己一点功效都没有,而且如果真的给那个所谓的“鬼谷仙师”扬名,对于宣扬自己一脉,还是有好处的。
不过,既然成得臣都如此说了,王禅也不能拂了成得臣的好意,故此王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给成得臣做了一个道揖,开口道:“多谢大将军提点,玄微刚刚入世,对世俗之事了解不多,故此才有如此情况,今后必然注意一些。”
成得臣听到王禅答应,点了点头,便自王禅身侧朝大厅之外走去,在路过王禅身侧之时,还不忘拍了一下王禅的肩膀,其中勉力的意味很浓,不过对成得臣亲昵的举动,王禅也只是笑了笑,毕竟对于成得臣把自己当成子侄辈,王禅还是感到有些荒谬,但是王禅却还是接受了成得臣的好意。
自成得臣离开之后,王禅再也没有留在这议事厅的想法了,也追随这成得臣离去的脚步反回了自己的住处,王禅返回住处之后,便开始准备收拾东西,自己出的策略,不出意外,定然会得到楚国当权者的采纳,这种对楚国百利而无一害的策略,就算是换做自己,也会答应的。
就在王禅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天地元气的变化,一众压迫感自东北方向而来,王禅不由的皱眉,上次有这种感觉之时,还是老聃转生之后,成道的时候,现在再次有这种感觉,王禅不由的暗中猜测,这到底是谁,能引起如此大的元气变化。
“我乃孔丘,感念世间人族少教化,现今立人道儒教一脉,以天地五行大道之奥义,教化世人以仁、义、礼、智、信五德,以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为五教,教化世人人伦大道,使世人得以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愿世间之人,天地纲常有序,人人有序,愿有儒教之士,人人都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愿世间人人如龙!”
“儒教秉承天地正道,得天道认可,儒教、立!”
在这仿佛语气极其平淡的声音,自鲁国一直传到此处,这声音乃是大道之音,只有修士能听得到,可是就是这大道之音,使得整个洪荒所有练气士变的躁动起来,刚才听这孔丘的意思,他所立的儒教乃是人教的一个分支,但是就是这分支,居然都能产生大道之音,真是让人震惊不已。
而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就在那话音传遍洪荒之后,任何练气之人,都能看到那巨大如天柱一般的功德神光自冥冥之中降落,最终降落在鲁国所在的中原地区,这功德的光柱仿佛是源源不断的样子,一直维持了近三个时辰,这才有最后一抹功德降下。
突然之间,只见刚才发出声音的方向,天边的紫气自天边而来,把整个天际的染成了紫色,而就在紫气凝儿不散的同时,只听到仙乐自生,万道金光刺破紫气,最后混合着紫气,宛如一个漏斗一般,动落在某一处。
“轰~”
王禅突然感觉到一股更大的压力传来,本来还抬头望向天空的王禅,被突如其来的压力直接压的匍匐于地,身体不自由自住的颤抖,王禅趴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眼前的金光越来越盛,此时的王禅已经不知道,这是原本鲁国的方向散发的金光,还是自己因为巨大的压力,使得自己产生的幻觉。
就在王禅感觉自己都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那巨大的压力突然不见,王禅一骨碌的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拂去身上的尘土,却听到在冥冥之中,传来一个浑厚之中,带着淡漠的声音,这声音缥缈至极,仿佛是在飘在天空之中一般,而且这言语之中没有意思的情绪波动。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九百一十二章孔宣成聖閲讀
“既然已经证道混元,圣人不踏足洪荒,孔道友,贫道三十三天之外的紫霄宫等道友!”
听到这个声音,王禅不由的大吃一惊,这人的声音不是他得自李靖的记忆之中的任何一个圣人的声音,而这世间还有这种实力的人,只有一人!
“这个声音……?”
“是道祖鸿钧?”
在王禅心中,这人只能是那个神秘的道祖,而他此来,看来就是接通过立人教而成为混元圣人的孔宣,王禅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孔宣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住以力证道,此时他的选择,不能说是错,毕竟混元圣人的道果在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坚持走那一条没人走过的路呢?
“颜回、孟轲、荀况你们三人乃是我坐下最杰出的弟子,以后儒教便交于你们,这里有戒尺、明镜与荆条,你们三人分掌,愿你们广大我儒教一脉,以教化万民为己任,切莫忘记!贫道去也!”
此时的孔宣成圣之后,居然之时匆匆安排了传承,一闪消失不见,王禅见到这种情况,心中对圣人不踏足洪荒这条不成文的铁律,有了更深的认知,孔宣原本多么桀骜的一个人,这次如此,必然是有其不得不去的理由,不然也不会如此。
“不是说世间圣位只有七尊么?三清圣人、女娲、准提、接引再加上孔宣,这天下的圣位已经全部出现,那么那么多大神通者,现在该如何呢?”
其实王禅会意错了,道祖门下圣位有七,这确实是洪荒之中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孔宣是道祖门下么?根本不是,孔宣的五行大道,那是先天大道,而且并没有在道祖的任何一个弟子门下修道,太清圣人虽然对其有点拨之恩,但是却并非是师徒关系。
而那些在紫霄宫听道的大神通者其实早就有所思量,而今见到孔宣成圣,无论是此时已经在宋国的墨翟,还是已经化作庄周的玄都大法师,都已经躁动不已,这圣人不出,或许就是为世间大神通者,准备的最后一次成圣机缘,见到这种情况,只有有心大道之人,谁还能稳得住心神?
就是此时的王禅,见到孔宣成道,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虽然此时的王禅还是天仙的修为,可是王禅在看到孔宣成道之后,心中暗暗揣测,自己这次嗔念爆发,或是引导自己成立自己的纵横一脉,若是实践自己的纵横一脉,如太清圣人说的一般,推动历史的车轮,或许自己的修为也能更进一步。
念及至此,此时的王禅对于此次助楚伐宋,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为自己的生母赵姬复仇了,而且还有许多的试探的因素,毕竟这修道一路,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自己还不错,有太清圣人的提点,虽然王禅至今,还没有完全悟透太清圣人的话,但是也是摸索到了一些端倪了。
“自今日起,我便要为鬼谷一脉扬名,成就我这纵横一脉,虽然不可能如孔宣那般,成就圣位,但是至少也能增进修为,宋国?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