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三百一十章 互相偷師閲讀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你还是一如当年的狂妄!”徐夫人看着六指黑侠冷冷的说道。
“那是我有狂的资本!”六指黑侠大笑着回了她一句。
“中了我阴阳家六魂恐咒还敢在我面前跳脱的,你是第一个!”河伯看着六指黑侠说道,他在六指黑侠身上察觉到了六魂恐咒的气息。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ptt-第三百一十章 互相偷師推薦
“六魂恐咒,确实挺厉害,我想尽办法也没有找到破解的办法,但是经不住我已经跨入了天人极境,达到了兼爱最高境界,这玩意儿对我没有作用。”六指黑侠狂傲的说道,要不是留着这六魂恐咒还能慢慢研究,他早就将之震散了。
“师尊说过,宓妃和河伯是一对夫妻,这两人……”雪女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提醒六指黑侠说道。
荆轲等人都是看向雪女,又看向六指黑侠,越看越像父女,不然怎么会开口提醒,连无尘子出手的时候雪女都还在帮拉仇恨,一到六指黑侠的时候就变成了关心,而且无尘子和楚南公的大战剑气四射,六指黑侠也是在重点守护着雪女方向。
六指黑侠看向雪女欣慰的点了点头,要是真有这么个金主女儿该多好啊,要不事后学习儒家编个理由,搞点暗箱操作,假冒一下?越想越觉得可行,儒家能做,我墨家为啥做不了,面子?有恰钱重要?
“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宓妃看着雪女说道,她跟河伯都不认识,而且据她所知河伯跟楚南公一个时代的做他爷爷都够了,还要污蔑她跟河伯是夫妻!
雪女脖子一缩,再次躲到了弄玉身后。
“你闭嘴!”六指黑侠看着宓妃冷声斥责道,一道黑色剑气就飞射过去,金主女儿是你能说的,我都舍不得骂一句,还敢威胁她。
“果然如此!”荆轲等人对视一眼,实锤了,不是父女,怎么可能连说都不让人说一句的。
宓妃皱了皱眉,随手挡下了黑色剑气。心底却是暗道,这两人关系不简单啊,而且从六指黑侠出现以后,墨家这帮人居然就将雪女围在了中间保护住,显然这个女人跟六指黑侠关系不浅。
“我倒是要看看周室武学你学了几分!”六指黑侠直接握紧了墨眉朝宓妃攻去。
“联手!”宓妃看向河伯说道,没有了周之气数守护,她的实力也要大打折扣,跟六指黑侠这种成名已久的高手相比,她也没有把握能赢。
河伯听到宓妃的话,直接出手拦下了攻向宓妃的六指黑侠,一手九水风起操控着水流缠住了墨眉,而后又是一手聚气成刃劈斩向六指黑侠。
“这才是阴阳家阴阳术的正确使用方法!”星魂体内,九冥看着两人的交手对甘罗说道,河伯的阴阳术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收发自如的境界,比甘罗用个聚气成刃都能伤到自己的半桶水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六指黑侠也不在意,手腕一转就震散了九水风起凝聚出的水流,而后一剑横扫撕碎了聚气成刃劈斩而来的剑气。宓妃却也没有闲着,避水剑入蛇一般灵动的刺向六指黑侠心口。
六指黑侠见壮只得回剑抵抗,没法去追击河伯,墨眉剑锋打在了避水剑剑尖后三寸之地,直接将避水剑上蕴含的真气打散,使得避水剑反卷回去。
“软剑用好了杀人,用不好伤己。”六指黑侠淡淡的说道,他号称天下第一剑宗,什么样的剑客没有见过,宓妃的剑术在他看来太过稚嫩了,仅仅是一击就打在了避水剑的薄弱之处,让避水剑差点反伤其主。
“你帮我掠阵即可!”河伯看向宓妃说道,刚才的交手其实不过是六指黑侠在试探宓妃的路数,打散了周朝气数,宓妃在六指黑侠这种剑术宗师面前就是一个那些利刃而不知使用的稚童。
宓妃没有说话,她也知道自己和这些高手是有差距的,她不过是因为周之气数堆起来的天人极境,在力量运用上也比不上这些一步步扎实走来的高手。
“你受过伤,还是重伤!”六指黑侠看着河伯说道,但是手上可没有一丝留情,趁他病要他命才是行走天下的正确打开方式。
“那又怎么样?”河伯说道,龙游之气弥漫,直接化作了一条十丈应龙,一尾朝六指黑侠扫去。
“上古应龙?”六指黑侠有些惊讶,墨眉一挡,还是被龙尾扫了出去,却又迅速的飞射而回,高举着墨眉朝龙身上斩去。
应龙与寻常之龙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是有翅膀的,因此应龙双翼一挡,墨眉与龙翼相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一人一龙都被震飞出去。
“你以为就你们会这种法相天地的秘术?”六指黑侠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沉声说道,双脚开立,双手握住墨眉朝天一指,一把巨大的剑之虚影出现在他身上,化身成了一把巨剑朝应龙飞斩而去。
“这还是人么?”雪女惊得目瞪口呆,弄玉等人也都是认同的点点头,这就是大佬么,一言不合就化身神兽神剑。
“搭把手!”徐夫人看向田光说道,这是五个天人极境的交手,四散的剑气和罡气,都能把墨家给拆了,这么多墨家弟子还在这里观战,一个不小心,这些弟子擦到都得死。
田光点了点头,与徐夫人联手撑起了一个巨大的罡气,将战场和墨家弟子们分割开来。
“还不出手,等什么呢?”河伯声音传出,他本来就跟劫道子交手时受了伤,后来大羿神箭重伤,对上全盛的六指黑侠就不占优势,结果才发现宓妃居然拿了他的避水剑还在一边发呆。
宓妃这才想起来她是助战者,但是这两人一人化身应龙,一人化身神剑,她想插手也没有机会啊。
“你不会凤鸣岐山?”河伯更加气急,再不出手,他就真的要被六指黑侠砍死了。
“哦!”宓妃这才想起来,周室武学之中也是有这种法相天地的秘术的,主要是她被万剑归宗把凤鸟打散以后,习惯性的默认再也无法施展了,才没第一时间跟上两人的节奏,经过河伯的提醒才回过神来。
“唳~”一声凤鸣,一只金红色的凤鸟腾空而起,一爪抓向了正在跟应龙缠斗的神剑。
六指黑侠听到凤鸣,第一时间就答应过来,避开了凤鸟的巨爪,转身朝凤鸟斩去。
“六指黑侠有点不妙啊!”田光皱眉开口说道,虽然现在看来双方势均力敌,但是二打一对六指黑侠来说要注意的太多了。
“焰灵姬的大日对凤鸟有加持作用,持续下去六指黑侠必败无疑。”徐夫人看向已经化作红日缓缓升向空中的焰灵姬说道。
六指黑侠同样发现了,随着焰灵姬身上的光芒越来越盛,宓妃给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但是他又不能阻止焰灵姬,否则墨家弟子恐怕都得死于洛水之毒。
宓妃和河伯也发现了这一点,因此也不再急着去跟六指黑侠硬碰,而是拖缓了节奏,等着大日达到顶端的时刻。
六指黑侠见两人攻势缓下来,也剑势一边,全力防守起来,墨家剑法号称天下第一防御剑术,并非浪得虚名,即使是河伯和宓妃联手也无法攻破六指黑侠的防御。
“不对劲!”河伯皱了皱眉,六指黑侠不可能不知道继续拖下去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但是六指黑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大日升空之时也是洛水之毒解开的时候!班大师不见了!”宓妃扫视了四周一眼,发现班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我们在墨家!”河伯终于明白过来,墨家机关术从来不是依靠修为来操控的,随着焰灵姬化身大日,班大师这些墨匠一脉弟子都恢复了体力,完全可以操控机关兽了,而等到洛水之毒解开,墨家众多高手恢复过来,组成墨家剑阵配合机关兽,即使是天人极境,也只有饮恨身死的结局。
“有什么手段赶紧用!”河伯终于有些慌了,怪不得六指黑侠上来就要点名以一对二挑战他们两个,这就是要将他们两个留在这里啊。
“帮我争取十息时间!”宓妃说道,凤鸟突然后退跟六指黑侠化身的神剑脱开了距离。
河伯也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对方,于是不顾一切的开始朝六指黑侠猛攻过去,想尽一切办法破开墨家的防守之剑。
“开始着急了?”六指黑侠笑着说道,依旧是不慌不忙的防御着,神剑舞动仿佛一个巨大的龟壳,任凭应龙爪撕口咬就是巍然不动。
“让开!”十息时间一过,宓妃开口说道,河伯立马退开,只见凤鸟张口喷出一道炽热的火线直奔六指黑侠所化之神剑。
“凤凰之炎!”六指黑侠皱了皱眉,仅凭凤凰之炎就像炼化他化身的神剑,简直是自大。
凤凰之炎喷涌向黑白神剑,炽热的气息朝四周散去,反而加速了墨家弟子解毒时间,但是却对黑白神剑起不到一丝作用。
“叮~”一道白光顺着凤凰之炎直接射向了黑白神剑的剑心,瞬间就将神剑击碎,凤凰之炎也将六指黑侠的身影吞没。
“避水剑!”河伯反应过来,那道白光显然就是避水剑,被凤鸟含在口中,瞬间吐出,击碎了六指黑侠的防御,将六指黑侠从法相天地中逼出。只是这种秘术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即使知道有这种秘术,也是防不胜防。
“这是杜鹃啼血,需要十息的时间发动,一击必杀,否则死的就是我!”宓妃说道,凤鸟身影也随之消散,显然使用这一招对她的消耗也是极大,再也无法维持法相天地的神通秘术。
“这……”田光和徐夫人也愣住了,这一剑太快了,作为交手之人的六指黑侠都没有反应过来,更别说他们这些观战之人了。
“巨子老大这是死了?”雪女也木然看向凤凰之炎喷吐的地方,除了熊熊烈焰什么也看不到,火光也也阻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小心!”河伯突然吼道,应龙双翼合抱,将自己和宓妃挡在了身后。
只见从熊熊烈焰之中飞射出一道黑芒,瞬间击穿了应龙之翼,将河伯和宓妃全都震飞出去。
烈焰散去,六指黑侠的身影出现,只不过在他面前还多出了一面黑白盾牌,随着烈焰的散去,盾牌也收缩变化成了一把造型奇特的长剑。
“墨家机关术的至高成就,墨家至尊武器,非攻!”河伯被从法相天地中打退出来,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前直插着一把黑白之剑墨眉,一口血忍不住吐了出来。
“说了你们不是我的对谁,偏偏不信!”六指黑侠从烈焰中走出,狂傲的说道,其实刚才也差点死了,要不是多年的经验感觉到了生死危机,及时拿出了非攻化作盾牌挡住了那一剑,他就真的凉了。
“若非我被大羿神箭所伤,你又怎么可能赢我!”河伯艰难的站了起来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好说的!”六指黑侠淡淡的说道,非攻横在了河伯面前,犹豫着要不要一剑结果了他。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河伯闭上了眼,任凭六指黑侠发落。
“培养一个天人极境也不容易!”六指黑侠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下手,非攻在河伯身上连点,将他一身修为束缚,而后走到了宓妃面前依法炮制,将两大高手俘虏了,才重新收回了墨眉,放在膝盖上,盘膝坐下恢复修为体力。
“这是师尊的天外飞仙?”雪女看着那道飞出的黑芒只觉得格外熟悉,沉思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但是六指黑侠怎么会师尊的天外飞仙的?
然而没等她想明白过来,就发现蒹葭在颤动,直接主动出鞘飞向了空中。
“这是有人在使用万剑归宗!”荆轲皱了皱眉看向六指黑侠,发现六指黑侠只是在闭目调息,于是目光顺着万剑汇聚的地方看去。
只见万剑腾空形成了一道剑河,无尘子左手握卷,右手持剑,站立在了剑河之中,在他对面青年的楚南公手持乌金木剑,一匹由星辰汇聚组成的天马浮现于身后。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剑,剑河汹涌,带着无尽的潮水声朝楚南公迸涌而去,而同样的楚南公身后天马奔腾,“哒哒哒~”的马蹄声仿佛踏在众人心底,天马奔腾带着万马齐奔的虚影与剑河碰撞到了一起。
纯钧与乌金木剑交碰,无尘子也和楚南公对峙着,只有无尽剑河与万马相互冲击着,这是一个角力的过程,输赢也只是看他们双方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刻。
“这个老家伙到底什么来历,这不是阴阳家的功法!”河伯皱眉道,楚南公所用的剑法、秘术都不是阴阳家所有,而且以前也没见楚南公用过,显然是故意隐藏的,有这实力不早拿出来,非得等到这时候才使出来还有什么用!
“师尊能赢么?”雪女紧紧的盯着空中交手的两人,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想要去帮忙却发现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
“剑不够多!”荆轲皱眉说道,万剑归宗的威力取决于能号令的剑有多少,但是墨家之剑在刚才就已经被六指黑侠用来击碎周之气运损失近半,如今再被无尘子调动一次,能使用的剑已经不多了。
“你输了!”楚南公说道,他能抽调天马星的力量,维持着万马奔腾的气势不绝,而无尘子能调动的剑器却并不多,否则他也只能死在万剑穿心之下。
精彩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三百一十章 互相偷師看書
“你死了!”无尘子冷冷的说道,双目死死地盯着楚南公。
一瞬间天马星暗淡,万马奔腾之景象消失,剑河中的剑瞬间朝楚南公涌去,剑河滚过,再无楚南公的身影,只有一把乌金木剑从空中掉落。
“发生了什么!”田光、徐夫人、六指黑侠、河伯、宓妃都是没反应过来,明明是无尘子准备输了,怎么感觉楚南公仿佛在一瞬间走神了,令万马奔腾之象有了瞬间的停滞,然后就被剑河席卷而过,当场身死。
在这种生死对决之中,楚南公显然是不可能自己走神的,所以造成这种情况只可能是无尘子使用了什么秘术,导致了楚南公有了片刻的失神。然而他们却又看得仔细,无尘子根本没有手再去施展其他秘术来导致楚南公的刹那间失神。因此他们才百撕不得骑姐。
“说你死定了还不信!”无尘子从空中落地,纯钧剑和颛顼典都收了起来,又变回了那个没有修为的样子。
百家众人都是无语,你这是扮猪吃老虎习惯了,连楚南公都杀了,你还装修为尽失?
“把纯钧剑还我,还有,偷学我的天外飞仙,你想好怎么赔偿了吗?另外,帮你们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你们该怎么感谢,不说多,十万金吧!”无尘子看向六指黑侠一笔账一笔账的说道,宛如一个催账的小混混。
“纯钧剑就在你手上,怎么还?”六指黑侠一头黑线,跟我玩名家的白马非马呢?
“你看错了,那是钧纯剑,纯钧剑在你们墨家手上丢失这是天下公知的,尤其你还学会了我的天外飞仙,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墨家借助纯钧剑破解拿到了我的天外飞仙。”无尘子打死不承认的说道。
“我怀疑你偷学了我墨家巨子绝学万剑归宗,这也是有田光侠魁作证的!”六指黑侠看着无尘子说道。
“滚滚滚,能操纵万剑就是你墨家万剑归宗啊,我那是自创的大河剑法,万剑归一。”无尘子狡辩的说道。
“两个鬼才,看一遍就能模仿对方之剑,最终形神相似。”田光叹了口气,这两人不愧是天下顶尖的剑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