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醉風月笔趣-【145】小蕙出師展示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听完念念的故事,孙轶民照常和神女等人组队进行每日任务,然后带上小蕙完成师徒任务。
做完这一次师徒任务之后,小蕙已经到达满级70级了。这意味着她可以出师了。
“出师”是游戏中师徒系统玩法的最后一个操作步骤。即徒弟在达到满级之后,师父带领他前往成都NPC司业处完成一个仪式。
这个仪式需要师父准备一件物品作为给徒弟的出师礼物。
虽然说这个礼物并没有特别规定,只要是包裹里可以交易的东西就行。但按照游戏里的风俗,师父一般要赠送一件比较实用,且具有一定价值的东西。
孙轶民也是好面子之人,自然此时也不能让别人觉得寒碜。
送什么好呢?他打开包裹浏览一番,一把金色【迦叶金光轮】映入视野。这是当初和依依两人去观星台刷到的。一直留在包裹里。
他暗叹一声:“简直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这小蕙本来就是个入门级的小菜鸟,全身上下的包括武器在内都是些寒碜的60级紫色品质的装备。
对于一个百花职业而言,其最重要的治愈能力直接取决于武器的品质。而一把金色的60级武器将给她带来不错的治愈能力提升。
当前市场上最为名贵的是70级金色品质武器,但如此昂贵的物品孙轶民送不起。因而这把金色品质的迦叶金光轮,是送给她的最好的出师礼物。
孙轶民召唤了小蕙,来到成都NPC司业所在的位置。点击NPC进行出师仪式的操作。
当小蕙看到这金灿灿的金轮子,果然是欣喜若狂:“师父,你的礼物太棒了!我想要这个想了好久啦,这阵子正存钱准备买一把,可惜钱存的太慢。想不到你直接帮我实现了梦想!谢谢师父!”
“呵呵,应该的。你喜欢就好!”孙道。
“师父不但人好,在游戏世界还是个大英雄,能做你的徒弟是我的荣幸哦……”小蕙一句奉承,让孙轶民甘之如饴,他感叹这女孩子嘴还挺甜的。
望着眼前这娇俏温柔的虚拟游戏形象,孙轶民很自然的联想到了现实中的小蕙的样子,这个颇具东方女子经典美貌的香-港女孩,一直令他印象深刻。
进而由她联想到了她的闺蜜墨澜,便关切的打听了起来:“墨澜最近有没有找你玩啊?”
“她一直忙着呢。”小蕙道。
“她都好吧?”这样问的时候,孙轶民想起了上一次墨澜跟他聊天,似有什么心事却欲言又止。
“挺好的啊。怎么了?”小蕙反问。
“没什么?”孙轶民顿了顿,又问,“她一直都是单身的吗?都没有身边的人追求她?”
“她跟我说过自己从前没有谈过恋爱。”小蕙说道。
“从前?那现在呢?”孙追问。
“最近她跟我透露过,好像是有喜欢的人了。”小蕙一句话,引起了孙的兴趣。
他问:“喜欢的人?是指男朋友?”
“是男朋友吧!”
“那是好事啊?男人长得咋样,你见过没有?”孙问。
“我没见过,只是听她说长得挺帅,而且挺有本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不说了。以后你自己问她吧。”小蕙打住了话题。似乎不愿意透露更多。这令孙轶民一时心下疑惑,却又不好再多问。
沉默良久,孙轶民道:“我看你玩了快一个一月了,等级倒是上去了,怎么战力也没提高多少?”
“唉,都没什么时间上游戏呢。除了完成每日任务拿经验,也没时间在游戏里采药打工赚钱。”小蕙淡淡道。
“你不是挺闲的吗,也就带带孩子而已,偶尔做一下代购嘛。”孙问。
“唉……师傅你是不知道,我的生活并没有你想想的那么好。”小蕙一句,引起了孙轶民心中好奇。
问:“这话怎么说?”
“说来话长……”
“那……可以长话短说。”
“我说了,怕你笑话我。”小蕙似乎有些犹豫。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笑话你?”
“师傅是个好人,我愿意跟你诉诉苦。但是,也请师傅为我保密。”小蕙道。
“嗯,我一定。”孙道。
小蕙沉默了一分钟,发来一大段的内容:“说起来一切都是命运。我原本是湖南人,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在我10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
因为父亲酗酒家暴,母亲改嫁他人,我从小就跟着父亲过,并没有兄弟姐妹。
父亲对我不好,时常无端打骂我。有一次我在家里房子的阳台上玩,他那一天喝了很多酒,发酒疯竟然把我从二楼推下去。
也许是我命大,一个邻居及时把我送到医院救治,最终得以脱险。
打那以后自小我就痛恨他。我希望能找到我母亲,得到该有的母爱。可是后来母亲偏偏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并没有条件照顾我。
她顶多就是偶尔来看望一下我。我只能继续和我父亲生活在一起。所以,我的童年都是在眼泪中度过的。
初中毕业后,父亲不让我继续读书。他给了我1000块,让我我就出去县城打工了,可能是因为我长的还可以吧,我找工作还算顺利,日子过得并不差,并且找了一个男朋友。
男朋友对我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家里没钱。父亲和姑姑都反对我们在一起。
有一次姑姑提出让我去香-港相亲。说是很多亲戚嫁到了那边,都过上了好日子,不用上班只在家里做富太太。
姑姑说我长得不错,应该能找到好的归宿。父亲也赞同这个提议,逼迫我和那个男朋友分手,去香-港相亲。”
“也许是我年少无知吧,而且我确实有有一点贪图虚荣,向往繁华的世界。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就去了香-港。
姑姑委托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香-港男子与我相亲。我就去了。男子看起来二十七八,不算老吧,长相也还不错。
重点是他家里条件很不错。他有3个姐姐,他在家中算是最小的。父母在西贡区有一座祖宅。家庭虽然不算豪富,但也算殷实。
他父母看起来对我很是喜欢满意,毕竟我长得还不算差嘛。经过几次交往,我对他感觉也挺好。
我也相当流连这座国际大都市的繁华,与老家乡下比起来,这儿简直就是天堂!
更何况,我又不是孤身一人嫁到这边来。这里有很多老家的亲友团,我嫁过来也不算孤立无援,应该不会被欺负。
在种种优厚条件的诱惑之下,我做出了让我一生都后悔的决定:我和前男友分手,嫁到了香-港。
因为年轻,我草率的决定了自己的人生大事。但是那时候我还很庆幸,感觉自己这么轻易的就找到了如此好的归宿,从此我的人生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而对于老家的男友,我也默许了父亲的横加干涩,渐渐的,就和他没怎么联系了。”
小蕙一口气打了那么多字,然后停顿了下来。想来是要暂时让手指休息一下吧!
孙轶民看到这,又联想到小蕙的绝佳颜值与不凡气质,心中暗叹:“这社会确实很现实。好的资源总是流向繁华的地方。富家子弟往往是能与窈窕淑女终成眷属。而爱情终究是要让步于生活的。但这其实也不能怪罪与小蕙,这世上又有哪个女子不爱慕虚荣向往荣华富贵呢?”
沉默片刻,小蕙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结婚后,他待我很好。一有空都陪着我。而我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待在家里玩,偶尔帮公婆随便做点家务。
公公婆婆也是通情达理,完全没有用那种封建的眼光对待儿媳妇。他们更没有因为我来自内地的穷乡僻壤而对我另眼相看,我和他们相处的很融洽。
老公在一家电讯公司上班,职位也算公司上层,薪水不菲。
他没有房贷压力,虽然他并没有把工资全部交给我保管,但是他每个月给我一万块供我自由支配。这对我来说实在是非常丰厚了。
我也并不浪费,每个月都会把钱存起来一部分,然后寄给老家的父亲一大半。
从此以后父亲对我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反转。
而且他在村子里似乎也更加有底气了,逢人就说他女儿对他怎样怎样好……而亲戚姐妹们也纷纷对我表示艳羡,她们说在嫁到香-港的这些人里面,我是嫁的最好的一个……
这一切也让我暗自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小蕙停顿了一下,此时孙轶民有些好奇的问:“你父亲小时候对你不好,你为何还要给他钱呢?”
“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的父亲嘛。”小蕙说道,“再说了他没工作没收入,我有条件的时候,支持一下他也是应该的。”
小蕙朴实的话语,彰显了她心中的善良,但孙轶民觉得其中还有某种愚孝。
他听着这样的故事,心中除了艳羡也生出一丝疑惑:既然这样,又何必带着孩子做什么代购呢?小蕙在接下来的讲述中,给出了答案。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当时还没生孩子,我在家挺无聊的,后来听附近的亲戚姐妹介绍,我就做起了代购行业。
这行业虽然说赚的不多,但也足以打发时间,充实生活。
而且我似乎也挺有天分,把这行业做的有模有样,积累了不少熟客。
后来业务量多了,开始忙碌了起来,工作有点累。但我还是舍不下,依然坚持做。
一年以后,我用自己赚的钱,加上我老公给我的存起来的私房钱,在深圳买了一套二居室的小房子。
那时候深圳房价还算便宜,首付和房贷对我来说并没有压力。就这样,我的生活一直在美好中延续。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怀孕了。”
小蕙停顿了一下,可能正在打字中。(待续)
作者针对本作品某些章节做了修正,并发了一段声明,请关注作品首发站①⑦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