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帝霸-第4275章傻子嗎閲讀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冰天雪地,李七夜就躺在那里,双眼转动了一下,双目依然失焦,他依然处于自我放遂之中。
这一行修士强者都打量着李七夜,特别是看着李七夜穿着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又是那么的单薄,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个要饭的。
“冰原这么偏远,一个要饭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一行修士强者见李七夜不是诈尸,也不由松了一口气,看着李七夜穿得如此单薄,也不由为之好奇。
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端下身子,这个女子身穿着裘衣,整个人看起来乃是粉妆玉琢,看起来十分的贵气,一看便知道是出身于富贵权势之家。
这个女子双目之中有金瞳,头额之间,隐隐有光辉,看她这样的模样,任何没有见识的人也都明白,她一定是身份不凡,有着非同凡响的血统。
“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女子蹲下身子,看着李七夜,不由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会迷失在冰原呢?”
李七夜没有吭声,甚至他失焦的双目没有去看这个女子一眼。
“喂,我们小姐和你说话呢?”见到李七夜不吭声,旁边就有修士忍不住对李七夜沉喝道。
但是,不管是怎么样的沉喝,李七夜依然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个女子不死心,打量着李七夜一番,说道:“你要去哪里呢?冰原乃是极寒之地,处处皆有凶险,若是再继续前行,只怕会把你冻死在这里。”
然而,李七夜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失焦的双目依然是呆呆地看着天空。
“小姐,只怕他是被寒冷冻傻了。”旁边就有弟子为女子找下台阶。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帝霸-第4275章傻子嗎讀書
这个女子不由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不由再一次打量着李七夜,她总觉得奇怪,李七夜这样的神态,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甚至让人感觉,好像是哪里见过李七夜一样。
“你跟我们走吧,这样安全一点。”这个女子一片好意,想带李七夜离开冰原。
毕竟,在她看来,李七夜独身一人,穿着单薄,如果他独自一人留在这冰原之上,只怕迟早都会被冰原的极寒冻死。
所以,在这个时候,女子起了隐恻之心,欲把李七夜带走,离开冰原。
“这,这只怕不妥。”这个女子身旁立即有老一辈的强者低声地说道:“殿下毕竟是身份非同小可,若是把他带回去,只怕会惹得一些风言风语。”
“这有何不妥。”这个女子并不退缩,徐徐地说道:“救一人而已,再说,救一个,胜造七级浮屠。”
“殿下还请三思。”长辈强者还是提醒了一下女子。
毕竟,在他们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陌生人,看起来完全是微不足道,就算是李七夜冻死在了这冰原之上,那也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就像是死了一只蝼蚁一般。
“是呀,殿下,我们给他留下一点粮食、衣物便可。”另一位长辈强者也如此建议。
毕竟女子的身份非同小可,如果说,她突然之间带着一个陌生男子回去,而且看起来像是一个傻掉的要饭,这似乎对于他们而言,特别是对于他们小姐的声誉而言,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带回去吧。”这个女子并非是什么拖泥带水的人,虽然看起来她年纪不大,但是,做事十分果断,决定把李七夜带走,便吩咐一声。
“小姐——”这位女子身边的长辈也都被女子这样的决定吓了一大跳,带着这样的一个陌生人回去,说不定还真的会招惹来麻烦。
“不必再说。”这位女子轻轻地挥了挥手,已经是决定下来了,其他人也都改变不了她的主意。
门下弟子、宗门长辈也都奈何不了这位女子,只好应了一声,把李七夜带上,要把李七夜带离冰原。
事实上,这个女子不仅仅是要把李七夜带离冰原,这个女子还把李七夜带回了自己的宗门,把李七夜安顿在自己宗门之内。
而且,这个女子对李七夜十分感兴趣,她把李七夜带回了宗门之后,便吩咐下人,把李七夜洗漱收拾好,换上干净的衣裳,为李七夜安排好了上好住处。
可以说,当李七夜洗漱换上衣掌之后,也是让眼前一亮。
所以,当这个女子再一次见到李七夜的时候,也不由觉得眼前一沉,虽然李七夜长得平平凡凡,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出奇。
但是,这个女子越是看着李七夜的时候,越是觉得李七夜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在李七夜那平平凡凡的相貌之下,似乎总隐藏着什么一样,好像是最深的海渊一般,天地间的万物都能容纳下去。
火熱言情小說 帝霸-第4275章傻子嗎讀書
最让女子觉得奇怪的是,李七夜给她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机,这样的气机有一种熟悉,这就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李七夜一样,但,却偏偏想不起来。
事实上,这个女子曾是搜肠刮肚,想象自己是在哪里见过李七夜,然而,她想了许久许久,却丝毫没有收获,她可以确定,在此之前,她的的确确是没有见过李七夜。
优美小說 《帝霸》-第4275章傻子嗎相伴
奇怪的是,李七夜却给她这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这也是让女子在心里面暗暗吃惊。
精品都市小说 帝霸-第4275章傻子嗎推薦
女子不由仔细去思量李七夜,见到李七夜的时候,也是细细打量,一次又一次地询问李七夜,但是,李七夜就是没有反应。
“你受过伤害吗?”女子对于李七夜充满好奇,见到李七夜,就有着好多的问题要询问李七夜一样。
但是,李七夜对于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事实上,在李七夜的眼中,在李七夜的观感之中,这个女子那也只不过是噪点罢了。
“你真的是出问题吗?”女子不由指了指脑袋,事实上,把李七夜带回来的时候,宗门之内的不少长辈强者都认为李七夜是傻了,脑袋出了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傻子。
毕竟,只有傻子这样的人才会像李七夜这样的情况,不问不闻,整天傻傻懵懵。
但是,女子却不这样认为,因为在她看来,李七夜虽然双目失焦,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是清澈,不像一些真正的傻子,双目浑浊。
这就让女子不由为之好奇了,如果说,李七夜不是一个傻子的话,那么他究竟是什么呢?
而且,女子也不相信李七夜是一个傻子,如果李七夜不是一个傻子,那肯定是发生了某一种问题。
“你觉得修行该如何?”在一开始探试、询问李七夜之时,女子慢慢地变成了与李七夜倾诉,有一点点习惯了与李七夜说话聊天。
因李七夜是一个很忠实的倾听者,不管女子说任何话,他都十分害静地倾听。
而在这宗门之内,女子身份又是辈同小可,在同辈之中更是难得有朋友,所以,她也不能随便与宗门之内的其他人随便倾诉。
而李七夜给她有一种莫明的熟性感,有一种安全依靠的感觉,所以,女子不知觉之间,便喜欢和李七夜聊天起来,当然,她与李七夜的聊天,都是她独自一个人在诉说罢了,李七夜只不过是静静倾听的人罢了。
不管这个女子说什么,李七夜都静静地听着,一双眼睛看着天空,完全失焦。
所以,女子每一次诉说完之后,都会多看李七夜一眼,有些好奇,说道:“难道你这是天生这样吗?”她又不是很相信。
事实上,这个女子把李七夜带回宗门之后,也曾有宗门之内的长辈或神医诊断过李七夜,但是,不论是实力强大无匹的长辈还是神医,根本就无法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任何东西来。
有的长辈认为李七夜是傻了,脑袋坏了,也有神医认为,李七夜是天生如此,或者就是天生的傻子。
甚至有神医说道:“若想治好他,或者只有药菩萨复活了。”
尽管是如此,女子依然觉得李七夜是一个正常之人,她拿不出任何理由,直觉就是让她觉得李七夜并不是一个傻子,更不是什么天生的傻子。
但是,李七夜却就是天天发呆,没有任何反应,也不会跑出去。
事实上,这个女子把李七夜带回宗门,也让宗门的一些弟子觉得很奇怪,毕竟,她身份非同小可,而且他们所属也是地位非常之高,位高权重。
现在女子把一个傻子一样的男人带回宗门,这怎么不让人觉得好奇呢,甚至会招来一些闲言闲语。
事实上,宗门之内的一些长辈也不赞同女子把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傻子留在宗门之中,但是,这个女子却执意要把李七夜留下来。
女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她并非是一个任性不讲道理的人,相反,她是一个很理智很有才智之人,但,她还是执意把李七夜留了下来。
女子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或者,这就是那种某明其妙的一种熟悉感罢,又或者李七夜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机。
也正是因为李七夜留了下来,使得女子也都慢慢习惯了李七夜的存在,当有烦恼之时,不由向李七夜倾诉。
这样奇妙的感觉,这是这位女子以前是前所未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