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做人低調點 (第一更)鑒賞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一群人汇聚之后,便一起出去找地方吃饭庆祝去了,不过向南倒是没去,他和苏世邦拍卖公司的总监乔爱德一起吃了个饭。
在吃饭的时候,乔爱德倒是没再说请向南留下来帮忙修复残损文物的事情,只是和向南闲聊了一阵,看得出来,他很重视和向南的关系维护。
实际上,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作为一家顶级拍卖行的华夏古代艺术品总监,他自然愿意和一位顶级的文物修复专家保持良好的关系,谁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到向南的头上来呢?
所以,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句话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
由于本次香江秋季拍卖会刚刚结束,还有很多善后的事情需要处理,乔爱德实际上也是很忙的,因此,和向南吃过了饭之后,他便率先离开了。
离开之前,乔爱德还拉着向南的手,一脸诚恳地说道:“向专家,明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我们拍卖行还将举行一次大型的香江春季拍卖会,如果到时候你有时间的话,还希望你能再次到香江来,到时候咱们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如果到时候不忙的话,我想我应该会过来一趟的。”
等到乔爱德离开之后,向南也打了个车,准备回酒店里去。
出租车刚开到一半,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向南拿出来一看,原来是闫君豪打来的。
“喂!闫叔,你那边还没散呢?”
“已经都吃饱了,现在在一家酒吧里坐着呢。”
电话那头,闫君豪笑了笑,接着说道,“对了,你那边结束了吗?要是结束了,就过来一起坐坐,刚好,沈家伟过来了。”
沈家伟?
向南脑子里飞快地转了几圈,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位在之江农村里买了几栋徽派古建筑的香江收藏家吗?之前在拍卖会上没碰见他,现在拍卖会结束了,他倒是出现了。
还真是有意思。
“行,你发个定位给我,我现在过来。”
向南挂了电话以后,没过多久,就接到了闫君豪发来的定位,他把地址告诉给了司机,出租车在下一个路口掉了个头,朝着目的地飞快地驶去。
到了酒吧门口以后,向南下了车之后,就推开门走进了酒吧里。
这是一家静吧,里面装修得很有小资情调,略显昏暗的环境之中,有舒缓轻柔的音乐在耳边轻轻吟唱,几对年轻的情侣坐在卡座上,相互依偎着说着悄悄话,看起来很是甜蜜。
向南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很快就发现坐在角落处的闫君豪在向自己招手,他笑了笑,大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这里好像只有闫君豪和沈家伟,其他人都不在这边。
闫君豪似乎是看出了向南的疑惑,笑着解释了一句:“夏老爷子和加利特他们喜欢喝茶,带着其他人去茶楼了,正好老沈过来找我,我就带他来这边坐一下,聊一聊。”
这时候,沈家伟也看到向南来了,他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向专家来了,快坐,快坐!”
“沈老板,好久不见。”
向南看了他一眼,笑道,“最近还好吗?我怎么感觉你瘦了好多似的?”
“哎,生意难做哦!”
沈家伟叹了一口气,苦着一张脸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年我的生意一直不见起色,我收藏的那些古董都快要卖光了,再这么下去,我都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向南说道,“向专家,真是抱歉啊,我的那几栋古建筑材料,原本是打算在你那里放一段时间,找个买家接手后就运走的,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我接触的几个藏家都没有这方面的意向,哎,现在看来,只能在你那边继续放着了。”
熱門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做人低調點 (第一更)推薦
“这有什么关系?”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做人低調點 (第一更)相伴
向南哑然失笑,摆了摆手说道,“你尽管放着好了,反正那栋楼我们学院暂时也用不着。”
沈家伟沉默了一阵,又看了看向南,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闫君豪大概是知道沈家伟想说什么的,沈家伟也许是想着将那几栋古建筑转手给向南,要套取一些资金投入到生意中来,不过这种事情他不好开口,最终还是得沈家伟自己来提。
再一个,向南现在也不一定会愿意接手这些古建筑,因为接手过来了,他都不知道重建在哪里,总可能一直将那些古建筑材料堆放在学院的大楼里面吧?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做人低調點 (第一更)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还不如不收购。
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沈家伟这次过来,主要是来看看闫君豪和向南,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因此几个人在静吧里坐了一会儿,聊了一聊,就各自分开了。
等沈家伟离开之后,闫君豪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活着都不容易啊。”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做人低調點 (第一更)展示
这沈家伟当年也是白手打拼下来的家业,生意好的时候,他也是意气风发,潇洒不羁的一个人,如今到了这地步,也是有点日薄西山的凄凉感觉。
“你一个身家上百亿的商业集团大老板,坐在这酒吧里感慨生活不容易……”
向南拿起放在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颇有些无语地说道,“闫叔,还是低调点,小心被人喷一脸口水。”
闫君豪:“……”
我说这话,是为了装B吗?我这是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摇了摇头,他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说道:“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还得赶飞机回魔都呢。”
“那就走吧。”
向南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跟在闫君豪的身后走出了酒吧。
两个人打了辆车回到了酒店,其他人也早就从茶楼里回来了,向南没再去找他们,和闫君豪分开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早早地在床上躺下休息去了。
明天还要去一趟深镇,看看何绍骅究竟能收到多少残损文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