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巔峰召喚笔趣-第2116章:破燕山斬拓跋珪(中)推薦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116章:破燕山斩拓跋珪(中)
山师驼就是在故意找茬,或者说以山师驼为首的帝党,无论是对拓跋焘,还是拓跋家,都极为的不满。
燕山道最后的四座坚寨,关乎着二十万清军的命脉,可是结果呢?三座都在拓跋家的人手里丢掉了。
拓跋寔还好,虽丢掉了第一营,但也战死写罪了。
可是拓跋焘这小子呢?四营中的两座都是在他手中丢了,表现的如此无能却还有脸在这指点江山,简直厚颜无耻。
山师驼的性子直,看不过眼就直接说,而这恰恰戳中了拓跋焘的痛处。
眼看着双方的火气越来越大,甚至隐隐有了哟啊打起来的趋势,拓跋珪终于发话了。
“够了,都给老夫闭嘴。”
拓跋珪的这声一怒喝,让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一下子全都哑然熄火。
拓跋珪终究是主将,而且还对满清劳苦功高,无论拓跋家的子弟在怎么废柴,他对大清的贡献却是不容置疑的,所以哪怕是粘得力也不敢公开顶撞拓跋珪。
散会后,拓跋珪单独留下了拓跋焘。
看着面无表情的拓跋珪,拓跋焘一脸羞愧道:“爷爷,孙儿让你失望了。”
拓跋珪本来是想在训斥拓跋焘一番,可当年看到大孙子露出这服小女儿的表情,当即打消了继续敲打孙子的打算,毕竟该骂的之前也都骂过了,一昧斥责很可能会打击他的自信,让他彻底一蹶不振。
“唉,这次战败不能都怪你,就是老夫亲自指挥,也未必能比你做的更好。”
拓跋珪摸了摸拓跋焘的头,一脸和蔼的安慰起孙子来,而这也令拓跋焘彻底奔泪奔,抱着爷爷就委屈的大哭了起来,而这也是拓跋焘首次显露出这等软弱的姿态。
不久前他还是清帝推出来的英雄,结果却因一场败仗就成了过街老鼠,曾经对赞扬自己的人现在都在唾弃自己,变脸之快简直令拓跋焘瞠目结舌。
可他又能怎么办?面对卫青,他已经超超常发挥了,可还是被卫青按在地上爆锤,战败非他所愿啊。
拓跋焘就是最典型的那种世家天才,被家族和爷爷保护的很好,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和打击,所以有些恃才傲物,甚至视天下英雄于无物,结果取得了一点成绩就洋洋得意,然后就被认真的卫青毒打到怀疑人生。
哭了一会后,拓跋焘心中的委屈也发泄了大半,这才恢复了过来,红着脸擦掉来脸上的泪水,心中一阵羞恼。
他到底干了些什么啊,竟当着爷爷的面哭成这样。
偷偷看了眼爷爷的脸色,见并无异样,拓跋焘才微微安心下来。
又开解了孙子一会后,拓跋珪问道:“焘儿,你觉得在太子殿下攻陷卢龙之前,爷爷到底能不能守住这最后一营吗?”
拓跋焘脸上露出一丝难色,拓跋珪却笑道:“如是说就好,爷爷都这把岁数的人了,难道还怕死吗。”
“爷爷,并非孙儿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陛下最初给爷爷的期限是死守燕山一个月,可如今却变更死守到太子殿下攻陷卢龙,朝令夕改这说明什么?”
拓跋焘脸上脸上凝重之色:“这说陛下也没有把握,太子殿下能在一月内攻陷卢龙。
所以,就算爷爷你能守住燕山一个月,到时候太子却无法攻陷卢龙的话,爷爷你在燕山拼死拼活又有何意义?
况且孙儿也不认为我军能守到一个月。”
听到此言,拓跋珪顿时露出严肃之色,问道:“此言何意?”
“爷爷……”
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拓跋焘分别从装备、士气、将领、整体局势等多个方面,向自己的爷爷阐述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燕山放线就是一个烂摊子,谁来谁死。
“陛下为何不亲自前来镇守燕山?明明我军已到了生死存亡之境,此时陛下亲临燕山对大军的鼓舞更大,可他却之时派皇子前来振奋军心?这是为何?
因为陛下他知道秦军的厉害,他亲自镇守燕山,和爷爷您镇守燕山,并无多大的区别。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三國之巔峰召喚 愛下-第2116章:破燕山斬拓跋珪(中)推薦
爷爷您守不住的话,他也一定守不住,所以才将这个注定失败的任务交给爷爷您。”
说完后,拓跋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爷爷,他这番话虽是他的肺腑之言,但却确实有着大逆不道,有违臣子之道了。
这要是在以往的话,拓跋珪肯定会暴怒,甚至暴揍自己大孙子一顿,让他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不过这次他的反应却没有这么激烈,反而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拓跋焘见此,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爷爷也没他表现的那么愚忠嘛。
不得不说,拓跋焘真的是个天才,他所分析出来的东西拓跋珪也想过,但就是想不通透,而经过孙子的提点后,这让拓跋珪有着豁然开朗的柑橘。
沉思许久后,拓跋珪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孙子,严肃道:“焘儿,第四营真的守不住吗?”
“很难。”拓跋焘苦笑道。
“唉。”
拓跋珪叹息一声后,道:“罢了,既然陛下算计老夫不义在前,就不要怪老夫不忠了。”
本来拓跋珪是不想走到这一步的,但现在为了家族,为了自己的孙儿,他不得不和阿骨打合作了。
拓跋焘却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爷爷,您难道要投秦?”
话音刚落,拓跋珪直接一巴掌打过去,气急败坏道:“混账,胡说什么呢,爷爷在你心中就是这种人吗。”
拓跋家的谁都能投秦,唯独拓跋珪不能投秦,他是家主,他要是投秦的话,拓跋家立马就会被满清灭族。
拓跋焘揉了揉红肿的俊脸,委屈道:“可这是您自己说的呀。”
“哼。”
拓跋珪冷哼一声后,解释道:“爷爷并非是要投秦,而是为我拓跋家安排后路,接下来将会有一件大事要发生,到时大清的局势将会很乱,我拓跋家要是不早做准备的话,很可能会有灭门之祸。
焘儿,爷爷写下遗书,命你担任我拓跋家的族长,今后拓跋家就交给你了。
切记,无论什么人,你何种形势逼迫于你,我拓跋家的兵权,绝对不能交。”
看着爷爷一副交代后事的样子,拓跋焘则一脸的问号,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以拓跋焘对自己爷爷的了解,知道他必定又要事瞒着自己,于是自然丝毫问他到底瞒了自己你说呢二米,可无论拓跋焘怎么问拓跋珪就是不说,只说了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次日,拓跋珪以战败为由,将拓跋焘革职后,并在重打五十大板后,直接发配回后方当马夫。
这一处罚令清军高层为之一震,心中都对拓跋珪的铁面无私敬佩不已,殊不知这只是拓跋珪保护自己的孙子的手段罢了。